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原创小说〕抱抱嫂子  

2007-04-09 10:02:40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  被肝炎病折磨了十几年的祁大,终于肝硬化腹水走到了人生的尽头,时年三十九岁。除去撇下三个孩子挨肩站着,还有一千多块钱的药罐子债。村长出面动员大家凑了些钱把他葬了,祁大的老婆哭得死去活来,全村的人都为她伤心落泪,这往后的日子可让她怎么过呀……

  这些日子,大家一聚到一起就议论祁大和他的老婆,好心的人中肯地说:“劝她改嫁吧,有个男人,大人孩子也是个依靠。”有人叹息着摇摇头:“她未必就能意愿,往后村里就多照顾人家一点吧。”忽然有人提出:“干脆就让祁二和他嫂子一起领着孩子过吧。”人们都哧哧地笑,说她哥替他造了三个孩子,祁二倒省事了。有的说不出院,肉烂在锅里,没到外人,这倒是好事呢。再说,兄弟寻嫂子,也不是没有。村长皱着眉头想了一会,说:“中!不过得过些日子,等祁大老婆哀伤过去了,再提。”村长说中,大家也都附和着中。

  祁二三十五岁,是出名的老实人,前后村都拿他打比方,你这人咋老实得跟祁二一样,忤倒了爬不起来。祁二从不得罪任何人,也没有一个能啦上两句话的相好。他从不多说一句话,见了着喜的人也只是动动嘴唇,露出一排牙齿,连微笑也算不上。不管人家怎么给他打招呼,都没有个回话,甚至有人就不知道他是怎么说话的。祁二不哑不傻,视觉听觉智商都和常人一样,就因为那个木讷脸,加上长了一副怪身材,上身长下身短,一直没有找到媳妇。那天村长和大家的话让他听到了,他心窝子里热烘烘的,几天没睡着觉。他思念他的大哥,又揪心地惦记着嫂子娘几个,嫂子自从进了他们祁家的门,大哥就生病,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,她的命太苦了,十几年,苦挣巴力服侍个病秧子,要不是她,大哥早死了。眼下大哥一撒手,她不改嫁也实在无路可走了,可他今后能跟啥人呢?会真心待她吗?我和她……那样咋对得起死哥?思来想去,祁二觉着这世上只有他知道嫂子的为人,没有第二个人会像他似的牵心她,无论如何不能让嫂子走出祁家;那样不仅祁家的孩子受人欺侮,嫂子也难碰到真心人……

  祁二上山拉石头,拉了半个月,全给嫂子垒了院墙。嫂子含悲忍泪,煮热面条给他吃,劝他别干了。他只说了一句话:“把门关好。”嫂子感激地点点头。

  那天晚上,祁二摸索到村长家,刚要敲门,一条大黄狗嚎叫着蹿上来,他想跑,可大黄狗咬住了他的裤脚,没办法,他就和狗撕打起来,村长以为有过路的人,大黄狗瞎汪汪,过了一会觉着声音不对劲,便疑心有贼,开了大门,看见了人狗混战的一幕,他害怕出了人命,忙喝退了大黄狗。那人慢慢地翻过身坐起来,他看清了是祁二。村长气得直跺脚:“狗日的,死绵羊似的,咋就不喊一声!”骂着就把他背到屋里,灯下一看,小腿咬破了。村长给他上药,还是不停地骂榆木疙瘩攮闷的猪咋就不喊一声。包好了,骂完了,祁二瓮声瓮气地说:“我想给你家拉石头。”村长这才明白过来,他家要盖屋祁二是来找活干的。村长说:“明天你就拉吧。”祁二动了动嘴唇,露出一排牙齿,表达了对村长的感激,一拐一拐地走了。

  一个冬天,祁二给村长和另外几家盖屋的拉石头,手上布满了冻疮烂糟糟的像小孩子的嘴,缠了布揭不下来,脸皴的乌黑像锅底,一层一层地掉皮。他挣了一千块钱,全数交给了嫂子,嫂子心疼得掉泪,不愿意接。他甩下钱,又甩下一句话:“天无绝人之路。”

  祁大欠下的药罐子钱总算还上了,嫂子的精神也好多了,一开春就在地里头忙活。祁二像头牛,运粪耕耙播种插秧,凡嫂子想到的活,祁二都干好了。她没有垮下来,也没觉着怎么难为,地里比丈夫活着收拾得还利索。她嘴里常念叨着一句话:“天无绝人之路。”并计划着秋天里将三间草房换成瓦房。

  毛头见祁二在给他嫂子浇地,就打浑说:“祁二,吃你嫂子的奶子了吧?咋干得这么带劲?”

  祁二不看他,也不理他。

  毛头咂了咂嘴又接着说:“知道不?昨天王木匠托村长说亲了,他要寻你嫂子呢,以后那两个大馒头恐怕要叫王木匠吃了。”

  祁二动了动嘴唇,露出一排牙齿,冷不丁地给毛头一棍。毛头没想到老实人会发脾气,没顾得躲闪,被打趴在田埂上。周围的人都被祁二的举动吓懵了,好像头回认识祁二,再没有敢拿他嫂子取乐的。

  嫂子做饭常常多添一瓢水,喊祁二来吃。他也来也不来。来了总是低着头狼吞虎咽,像个饿死鬼抢饭,吃饱就走,出了院门才顾上抹一下嘴角。今天在地里嫂子就招呼他:“他叔晚上别做饭啦,我这就回家烙馍去。”直到天黑透了,嫂子还是不见祁二回来,她担心祁二出啥事,就到祁二院里来看,一推屋门,见祁二正抓着一把小白萝卜喝闷酒。她生气地说:“他叔,你这是咋啦?不是给你说好了去吃饭的吗?”

  祁二抬起头,两眼定定地瞅着嫂子,他动了动嘴唇,露出一排牙齿,什么也没说,猛地扑上去,从身后打铁扣抱住了嫂子。这突如其来的举动,嫂子的魂都吓飞了,她浑身哆嗦着,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,两个奶子被他二牛盘似的胳膊勒得疼痛难忍,胸腔子闷得喘不过气来,她本能地弯下了腰,祁二的两条小短腿一挺,一下子把她抱起老高。她急促地喘着气,拼着力气从心底里喊了一声:“贼二!你该死了!”声音沉重而悲哀,接着就张开嘴咬祁二的手,他的手滴血了也不松开。嫂子愈加害怕起来,她担心万一祁二再做出丢人的事来,可怎么见人呀,她又一次低沉地说:“贼二,我是你嫂子啊,再不松开,我就撞死你面前!”祁二立即松开了手,“扑通”跪在了嫂子面前,嗓子里呼噜呼噜地响,两手使劲地打自己的嘴巴子。嫂子定了定神,整了整衣襟,她浑身还在发抖,可她忍了,颤着嗓音说:“算啦,只要你知错,以后还是俺兄弟。”说罢,踉踉跄跄地奔了出去。

  第二天,嫂子没有下地,她怕撞见那个贼二,她心慌意乱地在门口转来转去……毛头和一伙人走过来,毛头幸灾乐祸地说:“王木匠不知得罪谁啦,昨夜里屋门上被人用屎糊了个严严实实,阿臜死了!”嫂子听了,心里“格登”一下,没敢再听下去,就车转身进了屋。这事除了贼二还有谁?他抄起家什,匆匆地赶到地里,她的眼睛来回扫寻了几遍,没有看见祁二撅着腚拼命干活的身影,她愣愣地站在地头上……

  那天夜里,祁二从王木匠家回来,就上吊了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