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杂谈)闲说吃穿  

2007-06-25 20:37:33|  分类: 随笔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闲说吃穿

 

1〕随年吃饭

 

常听当家的主妇们抱怨:饭难做了。

饭难做,是因为市场上吃的东西太丰富了,鸡鸭鱼肉吃腻了,不知吃啥了。好日子让她们更加挑剔了,她们对变种、膨胀的蔬菜、水果、禽蛋肉类开始心存芥蒂,有的主妇买菜专挑有虫的豆角,细小的黄瓜,还说小芹菜味浓赖韭菜香;买膘水薄的肉,买本鸡。她们青睐“劣”菜,并不是勤俭持家,劣的比“优”的还贵。

以色列的小蕃茄长到三层楼高,都成大树了。绍兴引进了以色列的小蕃茄栽培技术,亩产达到了20吨以上,那味道还是蕃茄吗?有个农民兄弟,科学种田,他的土地上一年有7个收获季节,一亩地创收2万元。这样的勤劳,我由衷地佩服,可我也从科学的角度问一句:这样“索取”,土地能受得了吗?冬天的黄瓜长得又粗又长,据说是在大棚里把黄瓜嫁接到小北瓜上长出来的。冬日里吃黄瓜总觉着腥腥的涩涩的,多好的牙也咬不成嘎崩脆来。看那韭菜,不知是如何杂交来的,一二尺长,叶子又宽又厚,像玉米苗了。以前用“只有一韭菜叶厚”来说明薄的程度,如今已不确切了。水果确乎培育了众多优质品种,瓜桃梨枣实在比从前的甘脆。可是由于滥用农药,果菜上残留的毒素已威胁了人们的健康甚至生命。于是应运而生了“绿色食品”,贴上绿色食品的标签,价格能翻几个过,都市里吃绿色食品成了富有的标志。

谁都希望餐桌上是安全的“绿色”,而绿色的到底受了产量的限制,都绿了也就不够吃了。随着嘴的日益增多,果菜畜禽还要继续变种,继续膨胀,“绿色”将更加高贵。至于禽蛋肉类,人们饭桌上常有的是鸡、鱼、蛋、猪肉。鸡已形成了肉鸡、蛋公鸡、黄腿鸡、本鸡、野鸡等系列品种,饲养中又用了激素去膨胀,人们还要无可选择地免费吃掉鸡身上包括鸡蛋没有吸收完的激素。人们总抱怨鱼有糟泥味,猪肉不香,厨房里的调味品越来越丰富,无人可挡调味品的诱惑。“一辣三分香,一咸七分味。”那是早年的烹饪口诀,如今炒猪肉也得用大油烘托肉味,“瘦肉精”更令人心惊肉跳,吃猪肉时心怀惴惴,裹着疑虑和恐慌的肉片还能吃出香味?

那些买“劣”的主妇只是一种回归心态,她们心里有个“本”的情结:本豆角、本韭菜、本鸡,即未变种的“本”品牌。在她们看来,“本”的东西茎棵短小,原种原味,本鸡养得泼拉长得慢,激素是无法“吹”起来的。即使不是“本”的,有虫的就没洒农药,长得赖的就没有施化肥,膘水薄的肉就不含激素。实际上她们也只是肉眼判断,距绿色二字相差甚远。不是有外国人羞辱我们“吃农药”吗?反正不能不吃,老惦记着没用,随年吃饭,病死还是吃死,就看各人的造化吧。

 

2〕随年穿衣

 

“老来俏,老来不俏没人要。”

在乡下,上了年纪的人,穿衣戴帽还不愿放弃“年轻”,人们便讥笑为“老来俏”。

   想那年月里,男的中山装,女的列宁服,又是简单的灰蓝两色。在乡下,中山装是公社干部、教师等国家人身份的标志。社员群众都是用土机子织的粗布手工缝制衣服,还得先尽家里当婚当嫁的儿女、出头露脸的人穿,中老年人基本上没用穿新衣的资格了。年轻人做新郎新娘时才能有一件细布的中山装、列宁服。在结婚礼服的号召下,中山装、列宁服成了乡下青年最奢侈的梦想。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时,我已读初中,有个同学穿了件用缝纫机做的深蓝色粗布中山装,引得同学们羡慕不已。

   如今流行最快的莫过于服装了,城里打个喷嚏,乡村就会刮起大风。牛仔裤、肚皮装、吊带褂、超短裙……你有我就有,小青年进城,看不出是乡下来的,城里的小青年来到乡下,不再是“鹤立鸡群”的鲜亮。在一波一波服装新浪潮的推动下,中老年人的穿戴也悄然变化着,穿衣没有了年龄界限,“老来俏”从贬义转为褒义了。那些死守着年龄界限穿得像个出土文物的,真的成为不合时宜的老土了。我也到了老来俏的年纪,我赞成老来俏,喜欢自由地穿衣,老年人穿得鲜亮,会保持年轻的感觉,心理年龄青春不老,有益于身心健康。在乡下,人到中年更能从容淡定,穿“时尚”不为争俏,总是慢着半拍。

十几岁的孩子长得快,快得就象说瞎话。春天买的衣服,秋天就说穿不上啦,去年才买的球鞋,今年又叫唤着买鞋子,说夹得脚疼。起初我并不理他,中学生爱赶时髦,却不知物力之艰难,无非是嫌衣服过时不想穿啦,就用瘦啦小啦找理由。后来一遍又一遍地嚷嚷,为了教育他,我才实际测量了一下,真不敢相信,孩子的话都是真的。我这才发现,不知什么时候儿子已经比父亲高了许多。见儿子长得这么快,欣喜中却也感到几分失落,光阴如流水,岁月不饶人,不知不觉中让孩子比矮了比老了。

我过去穿的“精品”,还没来得及让给儿子,我已经开始接受儿子下放的衣服了。我的穿戴可能有时搭配得不伦不类,却十足地年轻化。我觉得很得意,新衣服儿子穿,儿子不穿了我拾着穿,儿子少年风流,我老来俏,花一份钱得两份收获,岂不美哉。实际上许多人都是这样“理财”的,中老年人经历过苦难,过上好日子也不忘勤俭之本,而从人的本性来看,无论多老,骨子里都是爱美的。他们常常抖着年轻人抛弃的衣裳说:“看看,这好好的衣裳就不穿了,多可惜呀!先前……嗨,我这么大年纪了,不讲究丑俊,你不穿我穿……”乡下的老太太穿着紧身的弹力T恤,老头的屁股被牛仔裤绷得像栗子瓣。我曾看到这样一幅乡村画面:一个花白头发的老汉,穿着猎装、牛仔裤、耐克鞋,在田间扬着鞭子吆喝着牲口犁地……我心里明白,我们的农民兄弟不是刻意追求美国的西部牛仔的“酷”,他的小儿子肯定长得和他一般高了。

越受制于经济的人,穿衣越不受制于年龄。中年以后被迫“乱”穿衣,也是随年穿衣,当初为避“老来俏”之讥,我也常以丢了“可惜”当借口,而内心还是希望儿子多下放光鲜衣服的。为节约也罢,为臭美也罢,而“老来俏”确乎已成了时髦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