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原创小说〕大民与矿长  

2007-08-26 15:50:14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民一跨进矿大门,情绪就激昂起来,像花园一样的工业广场,被修剪齐整的冬青分隔成两个花池,时值春日,池中绿草如茵,花卉盛开,一棵宝塔状的雪松,郁郁苍苍,生气勃勃,大民感觉明亮的墨绿色有些晃眼。两座办公楼对面耸立,有人进进出出。瞬间,大民心里喷出一束喜悦的光芒,从今天开始,我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了,能挣钱了,能给娘和姐买她们喜欢的东西了。

大民的爹在一次井下透水事故中长眠了,当时姐姐十六岁,大民才十四岁。爹死后,娘把全部心血都倾注在一对儿女身上,对大民更像珍宝一样爱惜,不愿意让他受半点委屈,也想着法儿督促他学习,希望儿子能有出息,可又不愿意看着儿子三更起五更睡的吃苦,大民初中毕业,受政策照顾到矿区读技校了。技校毕业,十九岁到了他爹以前所在的煤矿,做了采煤工。大民身子生就的小结构,瘦弱得像麻秸,队长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是:“我一屁能把你刺倒,还干窑呢!”大民吓得把身子折叠成了一小把。

班前会上,队长掐着大民的肩膀,像拎小鸡,朝大家喊:“谁要这个徒弟?”

工友们呵呵地笑,看猴似地打量着大民。

王亲宾说:“断奶没有?”

队长盯着王亲宾说:“老王,交给你吧。”

王亲宾憨厚地笑,嘴唇动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

队长说:“咋的?还非得大民的娘来找你吗?”

大民做了王亲宾的徒弟,跟着师傅下井,师傅看他瘦弱,只让他在身后拾煤递笆片,几个月没让他上茬。

师傅对他说:干窑不能违章,让检查的逮住了,这个月就白干了。

采煤队实行计件工资,他还拿不到师傅一半的钱,上茬攉煤的,不论胡子长短,按窑记分,计件工资是大头,月底发工资,大民的一千多块钱握在手心里,师傅的四千八涨得腰包鼓鼓囊囊。大民眼馋,主动要求上茬攉煤。队长正愁着生产任务重,就把他的茬安在王亲宾的连边。第一茬窑大民紧赶慢赶,还是落后了。他计算着完成任务后的报酬,心里有些着急,暗自就较起劲来,想在第二茬窑争回点面子。他快速地扫视了一下顶板和煤帮,感觉条件很好,尤其是没有发现他心里潜伏着的一个“危险源”,就简化了“敲帮问顶”的安全确认程序,立即挥舞起铲子,拼命地攉起煤来,很快就大汗淋漓了,他偷偷地观察邻茬工友的进度,自己还不算落后,就咬住牙坚持了一会,可胳膊越来越酸,有点坚持不住了,就坐在煤堆上攉,这时候,煤壁突然片帮,来不及躲闪,连喊一声的时间也没给他,一下子被推倒了……师傅和工友们赶紧奔过来,幸好只埋住了两条腿,几下就扒出来了,并无大碍,他还是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。平时师傅给他说的最多的就是“敲帮问顶”这句话,叮咛他要养成习惯,每回上茬都要做,看上去再好的顶板煤帮,都不能想当然地省略。师傅的话他没忘,只是觉着不会出事……师傅看出来他已经很后悔了,也没有再批评他。却对他攉煤的姿势指出了问题,师傅说:“可以跪着攉煤,蹲着攉煤,就是不能坐着攉煤。坐着攉煤,身体重心在屁股,一旦发生事故,反应速度慢,减弱了自我保护能力,不能及时躲避灾害。”大民没想到这粗夯的劳动还有这么多奥妙,不觉得更敬佩师傅了。

这个月大民领了3千多块钱的工资,买了套西服,给师傅买了两瓶口子窖,给师妹草果买了一盒巧克力。草果看着他惊讶地说:“大民,还蛮帅的呢。”草果高中毕业,在街上的大超市做收银员,大民每次见了草果,心里就发慌,一想到自己的条件,在矿上无亲无故,住在单身宿舍里,连个福利房都没有,认识半年多了,也不敢流露一点想法,她会喜欢采煤工吗,我要是个电工就好了……今天草果的一个“帅”字,让他觉着劳累很值得,上班越发的有精神了,干活也越来越顺手了。

那天矿长路过掌子面,看正在挥舞大铲子的大民身子薄弱,就关切地问:“小家伙,这活能吃下来不?”

大民不认识矿长,看他穿着干净的窑衣,以为是电工,他一直对电工羡慕嫉妒恨,屁股上挂着五大件,肩膀上挎着工具包,工作轻松又干净,还有人拍马屁,当个电工成了他的最高理想。他擦了把汗,抬头看看,觉着这人那么神气,好像自己被轻视了,就没好气地回了一句:“矿长的爹下井也得挖煤!吃不下来也得干。”

矿长装作没听见,走了。

师傅着急地训斥他:“你个熊羔子!这下子吃不了兜着走吧,他就是矿长!看上窑怎么收拾你吧。”

大民一听傻眼了,心里直后悔,我这不是扯蛋吗,快活一下子嘴,万一砸了饭碗,值吗?

工友们边干活边拿他开涮:

还没出蛋壳呢,儿子就当矿长了,真有你的。

大民,你说爹大儿大?

你狗日的,明天帮我调出采煤队吧。

妈的,这回你死定了!

大民心里越想越害怕,眼眶里噙着泪水,一声不吭,只顾拚命地攉煤……

大民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,除了工友们偶尔拿他开开心,连队长也没当回事责骂他,一切风平浪静。他心里的兔子不再蹦跶了,突然觉着自己长大了,也会与工友相处了,连干活也更有窍门了,别看大民身子小,干起活来还真麻利,很快就赶上师傅的工资了,工友们都叫他“劲疙瘩”。那天矿上开大会,矿长讲话时即兴说了个插曲:“在掌子面上,有个新工人,我问他,采煤的活能吃下来不?他妈的,说叫矿长个亲爹也得挖煤……”

会场里大笑起来,大民只咧了下嘴唇,没有笑出来,心里想,只要不处理我,你就是我的亲爹。想到这里,自己忍不住在心里笑起来,我真有你这个爹该好了……

打那以后,大民的嘴再不敢吐脏话了。不管在地面还是井下见了矿长,真的像见了亲爹似的,十分谦恭地打招呼。矿长每次都是先瞪他一眼,开口第一句话总是“他妈的”,就像骂儿子一样亲切。大民不仅不脸红,还觉着很受活,能让矿长骂,也是自己的福分。

 

大民心里潜伏着一个“危险源”,每天到了掌子面,条件反射似的,先抬头看看顶板和煤壁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要看的是什么。在技校读书的时候,他记得最牢的,是井下透水的内容。顶板煤壁挂红挂汗,有异味有水声有冷气,透水的预兆每个工人都知道,可哪个也不能像他溶化到血液里。就是队长也只有在掌子面淋水的时候,才注意水量的变化情况。而大民哪怕煤壁干得冒烟,他也要观察是不是有水渗出,工友们不知道他的心思,都以为他对安全很细心,大伙和他一个茬干窑,就觉着安全可靠。

他们队新般的采煤工作面,是6采区留下的煤柱,是最后的一块骨头,煤层薄,顶板破碎,又淋水,还不到半个月,掌子面就要穿雨衣干活了,工人嫌条件太差,宁愿少挣钱,想着法子磨病假、事假,急得队长开会时骂娘,掌子面上骂娘。大民不缺班还加班,每天细心观察掌子面的淋水,他发现越来越不对劲,那天一到掌子面,他就感到有一股冷风袭来,他心里打了个冷战,难道真的要透水吗?就跟队长说了自己的想法。队长笑着说,周围都是采空区,有淋水是正常的,不要怕。

放了炮以后,工友们上茬攉煤。大民没急着干活,仔细察看淋水情况,他找到队长,坚决地说:“情况不对,好像要透水,赶快撤人吧。”

队长胸有成竹地说:“没事。”

大民说:“我在技校学过的,挂红挂汗有异味,有水声有冷气,今天几个预兆都有了。”

队长说:“我干了二十多年窑,还不比你明白?娘的,赶紧干活去!”

大民的口气突然严厉起来:“干部违章指挥,工人有权拒绝生产。”

师傅被他的话吓了一跳,不是他说的透水,是他的态度。

“你这孩子,给谁说话呢?”

师傅还是停下了工作,开始仔细察看顶板淋水情况,真的听到了“叽叽叽”的细微声音,好像极遥远,又好像就在耳畔,他眼前出现了晨练的公园景象,青草,绿树,小桥,早晨刚刚醒来无忧无虑的小鸟,清脆的鸟鸣充满了诱惑。他盯着岩缝里时紧时慢的淋水,心里一阵发怵,望着队长认真地说:“是不太对劲,你听听……”

“我知道,半个月了,天天不都是这样吗?”队长看看王亲宾,没去细听也没去观察,只说了句原则性的话:“大家小心点,注意安全。”

师傅说:“先撤出去看看情况再说吧。”

师傅的支持,让大民胆子大起来,突然朝工友们大声喊:“有透水危险,快撤!”

说罢,扔下铲子就走。工友们犹豫了一下,许多人就跟他往外走。队长气得恶骂:“毛蛋孩子,懂得个吊!今天影响的生产,把你家老林地卖了也抵不上!上窑你就等着瞧吧!”大民他们刚刚撤到上风巷,只听咕噜一声,一根粗大的水柱涌出了工作面,队长连滚带爬地跑出来。大民赶紧去给生产调度室打电话,万幸的是,这次透水量并不大,没有造成大危害。

大民的发现,避免了一场恶性事故,矿长请他在矿招待所吃饭,还开了瓶名酒。大民太激动了,他记得刚下井不久,有一次在区长办公室里,向区长敬烟,想和区长套近乎,区长不接他的烟,还让他妈的滚蛋,弄得他在工友中成了笑料。这回他真切地感到了一次做人的体面,一上班就跟工友吹牛,还没到掌子面,一个队的人都知道了。从那以后,他总是能够找到恰当的时间到矿长办公室里走走,说些工作上的事情,每次去都是抽矿长的好烟。

师傅看大民能干又机灵,越发地器重了,经常喊他到家里喝两杯。每次和师傅喝酒,草果都给他倒酒夹菜。师傅很喜欢两个年轻人的亲密,脸上总是笑花花的。后来的事,像师傅预设的期待一样,两个年轻人恋爱了。徒弟就成了准女婿,师傅的家成了大民的家。

草果的娘前年突发脑溢血去了,大民早就听说师傅和一个寡妇相好,下班喜欢到公园溜达,其实是与寡妇约会。大民就溜到家里去找草果,两个人一起听音乐,打电脑游戏,看草果脸色好的时候,他就趁机伸手在她身上使个小坏,开始草果不依,杏眼带刺,脸色薄怒,佯嗔道:“你是个坏人,再不规矩……以后不理你了。”就抬手打他,大民好像就为了她这一巴掌才冒险的,每次都笑得特别舒心。小动作多了,草果只是抬手打一下,嘴里已不说什么了,大民的胆子自然也越来越大起来。有一次,他给草果打电话,说头疼。草果就赶到宿舍里去看他,他睡在床上,一脸的苦楚,眼睛无力地看着草果,草果就俯下身去探他的额头是不是发烧,他趁机把草果搂到了床上,压在了身下。草果做了一阵没有任何言语的反抗,大民的蛮力越发的上来了,草果只有气喘的份了,两个年轻人在惊慌和兴奋中做了一场激烈的爱情游戏……

从那以后,大民总是饥饿,见了草果就强吃她的唇,像婴儿一样拱她的怀,有机会就解她的裤带,草果觉着他太缠人,也隐隐地有些后悔,当初不该让他……可有时候她又不由自主。

“我爸知道了咋办?”

“不怕,他不会骂我们的……”

“哼,打不烂你脑袋!”

“打烂脑袋我也不怕。”

“你每天下井,再这样……会累坏身子的。”

“你说反了,白媒驮着黑煤呢。”

“大民,有一天万一你不要我了,我咋办?”

“胡说什么呀,除非你不愿意嫁给我了!”

年底,大民被评为安全标兵。

 

新年一到,矿长让他当了队长。

工人戴的安全帽是黑色的,队长的帽子是橙色的,大民换上了队长的帽子,心里喜滋滋的,他就想,我进矿才三年就当上了队长,看来在煤矿上当干部并不难,只要好好干,矿长不是俺爹也能上去……橙色的帽子让他看到了更高的目标,当年他就报考了矿业大学采矿专业函授班。上大学比提队长更让他兴奋,自从爹在井下遇难后,该爹管的没人管了,该爹教的没人教了,娘只会种地,只会娇惯儿子,哪有培养大学生的能力。他需要爹的时候,娘总是让他失望,就常常跟娘犟嘴,那时候他还不理解娘苦掙巴力拉扯他的辛苦。好容易读完初中,已没有了上大学的那条路,只好找到矿上申请读技校。能当工人有个饭碗,就很满足了,没想到干了三年窑,提拔了,还有上大学的机会。那年他回老家,见到了上大学在家过寒假的女同学,在学校她曾经给他写过纸条,惹得她一个学期没有理他。想想好笑,那时候他只是喜欢那双大眼睛,别的什么都不知道,现在她在村子里高傲得像个女王。

女同学斜眼望着他说:“听人家说,你在煤矿上下井很能挣钱?”

大民自卑地红了脸:“不过是出苦力的……”

 “你还上了大学?”眼神里咝咝啦啦的都是不屑。

“成人教育函授班。”大民自嘲地说,“我只是个初中生。”

“初中毕业也能上大学,早知道我都不读高中了……”

女同学的揶揄简直要逼死人,又阴阳怪气地问:“井底下都是什么样的?能见到太阳吗?”

大民觉着受到了莫大的侮辱,他没有用愤怒来教训她,也阴阳怪气地说:“井底下到了中午12点钟的时候,才能晒会儿太阳,在井下晒太阳真舒服。”

这次对话能让他记一辈子,他下决心混出个人样来报复她!

在工作面上,大民一扫平时的软弱,果断、严厉地指挥生产。干窑的有句话,不违章就干不了窑。大民不信邪,坚决要制止违章,逮到一个罚一个,罚得让他一个班的汗白流,一个月的力白出。工人都骂他六亲不认,是日本人揍的,以前你他妈的不也图省事违章作业吗?他也不恼,回答工人说:抓安全没有杀爹的心不行。

当年他这个队成了全矿的安全标杆,电视台记者采访他,他激动地说:我宁愿听到骂声,不愿听到哭声,我们不要带血的煤,不要死亡率!

矿长越来越欣赏大民的能力,两年后,提拔他当了副区长,成了矿上最年轻的科级干部。当了干部,几乎是吃住在矿里,也没有空闲去找草果了。草果打电话约他,他就叫苦:“矿上一天三会,早上碰头会,中午调度会,晚上总结会。除去每天的固定的会,还有生产、行政、党团、计生等各种会议和学习考试。另外区里队里还有班前会班后会,周三安全培训,周五安全例会……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会议,哪有闲暇的时候。”草果问爹矿上有这么多会吗,爹用忧伤的眼神望着闺女说是的。

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师傅想给大民和女儿选个日子结婚,可大民就是按着葫芦不开瓢。像大民这样年轻有为的干部,前程似锦,有许多漂亮的女孩追求他,大民不长不短,师傅有些担心起来。草果赌气说,爹甭问了,我给他拉倒。两个人渐渐地疏远起来,后来干脆连电话也没有了。

不久,财务科来了个女大学生,大民像睡醒的狮子,卯足了劲地去追,丝毫也不顾及草果的感情,草果与他彻底断了。草果哪里知道,大民心里早就有了新的计划,一定要找个大学生带回家,报复家乡的那个女同学!草果已不能满足他的报复心理了。他知道要得到女大学生的爱情,一个副区长的本钱还不够,必须提高自己的身价,宁为鸡口不为牛后,他瞄准了一把手的位子。大民在自己选择的轨道上,自足自信地运行,把整个人交给了煤矿,矿区的电视里有影,广播里有声,报纸上有文,优秀管理干部、优秀党员、矿山功臣、安全标兵、劳动模范,荣誉接踵而来。他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推着,不停脚步地朝前走,常人所享受的爱情、友情、亲情,旅游观光,艺术欣赏,对他都成了飘忽的浮云。一年后,晋升大区长。

女大学生在和他的交往中,看他举止庸俗,言语粗陋,始终找不到感觉,和他总是若即若离的。大民相信凭自己的身份前程,她会答应他的。春节到了,大民买了一条白金项链,信心满满地去找她,还打算让她陪自己回一趟老家,在村子里炫耀一下。女孩笑着说,礼物太贵重了,我承受不起。人家不收项链,婉转地拒绝了他。羞愧,苦恼,失落,困扰着他,吃不香睡不安。

他忧心忡忡地找矿长请假,说春节想回家看看娘。矿长说:“你去吧,单位工作一定要安排好。”大民见矿长这样爽快地准了假,心里很是感激,情绪也亢奋起来,就多说了些话:“你是矿长,我就得对你忠诚,一切服从你的,为报答你的大恩大德,为了工作,我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,去年俺娘得了脑溢血,落下个半身不遂,全靠俺姐照顾……”

矿长的头埋在报纸里,半天没吱声。大民不知哪句话说错了,不安地立在那儿,也不敢离去。

忽然,矿长抬起头:“我给你说一个故事,耶和华对摩西说,星期天必须休息,要守为圣日。他下令,凡星期天工作的格杀勿论。有一个人在星期天捡柴,他便吩咐摩西,让信徒们用石头把这个人砸死了。大民哪,只知道工作,不会享受生活,人会失去灵性和智慧的,没头没脑地工作狂与无所作为的懒汉一样,都不是聪明的做法。”

大民半张着嘴,迷惘地望着矿长……

矿长又问:“唔,你娘多大岁数了?”

60……”停了一下,他又说,“不是60就是61,差不多吧。”

“对企业忠诚,对事业忠诚,这没说的,绝不是对我个人忠诚。可我听你说的这么高的境界,好像为了工作舍身取义似的。大民啊,干窑要像个干窑的,做儿子也要像个儿子呀,把工作干好,为社会做出贡献,自己得到实惠,也受到大家的尊重,又能孝敬老娘,人不能受金钱地位美女的奴役,还要有一个快乐有意义的人生。”矿长顿了一下说,“你娘60岁,就算你娘活到100岁,三年看一次,你还能见你娘几次?”

大民的脸刷地红了,一会就局促得满脸细汗……

矿长说:“你爹死得早,你娘拉扯你们不容易,当个干部,连娘也顾不上了,还有草果……这是什么事呢?唉,倒是我害了你……”

大民的眼泪无声地掉下来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