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原创小说〕叔嫂啼笑情缘  

2007-10-20 09:44:38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叔嫂啼笑情缘

 

大奎的媳妇玉凤,三十五岁就守了寡。玉凤皮子细嫩,看上去不到三十,镇上开杂货铺的小老板,五十岁,前年伤家,看上了她。玉凤说,我就带着两个孩子过。全庄的人都不相信玉凤的话,婆婆半信半疑,小叔子二奎从此不理嫂子。

玉凤娘说:这可不中,你后头的日子还长着那。

有一天,玉凤带着娘家人来拉她屋里的东西。婆婆担心的事终于来了,大奎死还不到两年,就找到了新门槛子,咋把你急的?娘使二奎去阻拦,二奎一声不吭,扛着锄头下地了。婆婆张开双臂扒着门框说:“这吴家的一草一木你都不能动!”

玉凤眼泪刷地就落了下来:“我跟大奎过十三年,刚进吴家门的时候,除去两间破屋碴子还有啥?这屋是我和大奎盖起来的,屋里的东西是俺俩置来的,他走了,我为啥不能动?慢说这屋里的东西,就是屋我也动的。”

婆婆说:“我是土里埋的人了,还和你争及啥?所有的东西,都是大奎的闺女儿子的,你要领着两个孩子在家过日子,没有人动你一个格档子,谁要欺负你们娘几个,我拼老命也不饶他。我今个丑话说前头,你要抬身走,就别怪咱娘俩断了情义。”

玉凤哭得更伤心了:“我的孩子我带走。”

“这话就更混帐了!吴家的子孙,咋能让你带走改姓?”

“我今个就搬东西,看谁能咋的!”

玉凤这样一说,娘家来的年轻人就要动手,婆婆疯子一样扑向玉凤:“你敢?我今个舍了这条老命了!”

这时候,吴家本族的人都来了,男人们不动声色地堵住了门,平日里相处很好的姊们娘们,都青了脸,连推带拉,把玉凤弄到屋里劝话去了。娘家人见势不妙,也就立在一边不动了。

大奎娘拉住五爷哭诉:“五爷啊,她要带着孩子寻人,东西再拉走,俺不是人财两空了吗?”

五爷大声吼:“你别急,我看谁敢在我吴家撒野!”说完,昂起头,倒背双手,转身奔了堂屋,五六步远,每次抬腿都把脚底板落到最远端,可由于脚底板没了弹性,威风没有拉出来,倒像鸭子一样摇摇摆摆地进了屋。接着呼啦一声,跟进一群吴家爷们。

“按规矩,老大伯不能寻弟妹,兄弟是兴寻嫂子的。这大奎去了,撇下玉凤娘几个,实在为难,我看就让二奎领着她娘几个过吧。”

在座的爷们骚动了起来,有的挪动一下身子,有的咳嗽两声,有的长吁短叹。大奎娘赶紧给五爷递了一支烟:“俺也是这么想的,就这么办吧。”

见大奎娘这么说,都跟着点头应声:

“中。”

“就使这法子。”

五爷抬起头对大家说:“事情也不能老这样僵着,先把玉凤的娘找来,给她说开了,看她咋个想法。”

大奎娘赶紧找人开拖拉机把玉凤的娘接来,亲家母就像平日里走亲戚一样,衣着干净整齐,面带微笑,一进门,大奎娘就说:“亲家,大奎命短,玉凤命苦,咱老姊妹俩遭罪啊。如果玉凤带着孩子走了,俺吴家就天塌地陷了,全靠你给孩子拿主张了。”

亲家母没有激动,像个下乡的女干部,在满屋子的吴家男人面前,得体地坐在凳子上,点燃一支烟:“嫂子,啥都别说了,你叫我来,是什么意思?直说吧。”

大奎娘说:“俺是这么想的,二奎三十了,还没说上媳妇,这孩子有文化,有力气,俺想让二奎领着玉凤娘几个过日子,玉凤跟着二奎,保险不能受了。你看咋样?”

亲家母瞪着眼睛,屏息静气,听完大奎娘的话,一支烟燃成了灰条,也没有掉下来,直到觉着烤指头了,才丢下。这边又有人递上来,她立即又点燃了,深深地吸了一口,扫视了一遍屋中的男人,最后对着五爷说:“五爷,你是吴家的老族长,你说这事合适吗?”

五爷说:“他嫂子,这事说起来有点那个,可这事是在理的,小叔子寻嫂子,谁也说不了啥。就看你的主意了。”

“只要你们吴家都看这样成,我没意见。”

大家没有想到玉凤娘能这样痛快地答应了,都长长地松了口气,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,全是贴着玉凤娘的话:

“嫂子是个明白人。”

“婶子真是了不起!”

“这样子不能再好了,双全齐美。”

玉凤娘说“这事还得两个孩子同意才中。”

五爷说:“玉凤娘是个明理的人,你只要和玉凤说好就中了,这边二奎不要你问了。”说罢,又转过脸来对大奎娘说:“赶紧做饭去,家里还有这么多客人呢!”

玉凤娘说:“到闺女家,我也不客气,今晚就在这住下了。跟玉凤来的那帮孩子,让他们回去吧。”

大奎娘嗔怪道:“哪有这个理,哪怕我凉水变热水,也得留下来吃饭!”

这边赶紧去人安排客人,于是,对峙的双方立即成了亲戚,吴家人一扫脸上阴云,个个喜笑颜开,递烟,倒茶,让座。大家吃了饭都回去了,玉凤娘就到屋里给玉凤说话,娘俩嘀嘀咕咕,啦到半夜。玉凤娘刚走出门来,背后咣当一声,玉凤把门插上了,玉凤娘的脚步停了一下,回头轻轻地叹了口气。大家似乎明白过来,玉凤不同意!气氛又紧张起来。

二奎娘也正在这边屋里骂二奎:“你权当替我想,就答应了吧……”

“她是我嫂子呀,这些年来待我多少好处,我咋能没良心,做这样的事情!”

玉凤娘冲进屋里,大喝一声:“二奎!你还是个男人吗!我这么大岁数,今个一点老脸都不要了,逼着闺女嫁给你,你还撕我的脸皮……”

“婶子,我……”

“你,你是吴家的儿子,你愿意看着你哥的孩子改姓?你嫂子带着孩子到人家里,人家会疼孩子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二奎,你个孬种!憨货!你要是个男人现在就到你嫂子屋里去!不是男人就算了,我回去了。”

二奎被几个年轻人推推搡搡到了玉凤的门口,踹开了门,把二奎推进去,在外面上了锁。他们就蹲在窗下听动静,一夜什么也没听见,天亮的时候,玉凤的头梳得油亮亮的,穿着崭新的衣服开了门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95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