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门外文谈〕写博客反思  

2008-01-09 23:06:28|  分类: 门外文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写博客反思

 

一、有时间就能出作品吗

 

朋友问:好长时间不见你写东西了?

答:这一段太忙了,没有时间写啊。

常被人问,常如是答。我也这样问过别人,别人也是这样答的。

连我自己都茫然不解,有时间就能出作品吗?

嗨,以为自己是张恨水吗?

像我一样,业余“作家”有业而没有“余”也是真实的,写得很累,想出名就是出不了,想掙稿费又推销不掉,真是到了“愤”且“悱”的地步,常常是点灯熬油绞尽脑汁苦思冥想憋一篇屁样的文章,偶尔见诸报刊,那个乐啊!若编辑不给面子,就说编辑的坏话:

都是熟人的稿子,看看那文章写的,什么玩艺也能发表!我写东西纯是为了自娱自乐,发表不发表无所谓。

嗨,以为自己是卡夫卡吗?

不愿意承认自己写得不好,眼高手低的毛病绝不光折磨我,“写不出来”就拿“忙”来遮掩,虚荣也绝不光在我身上作祟。很久以后,高人韩石山先生戳了我的软肋:

那好,写完了看几遍,自娱自乐了,就丢了或压在箱底结了,何必还拿出来发表?一发表就进入了一个竞争机制,就像参加百米赛,发令枪响了,你优哉游哉地走,说是来散步的,智商有问题呀?

 

二、写作需要内心宽阔

 

在博文《让娘看看我》中写给博友的一段文字:

诸位朋友:十分感谢你们能够忍受我的文字的折磨。

“恩断义绝”确乎是激烈了,也是一时的糊涂说了“大话”,推及自己,想想也是左右为难,汗颜。

一如海的女儿所说“不孝顺未必要离婚,戴个窝囊废的帽子就好啦。”伊斯特尔没有直接向我拍砖:“如果夫妻俩因为不赡养老人而闹离婚,我想他们只能让古人作笑,世人嘲讽喽。”两位妹妹一样的善良,不一样的温柔。与高智商的妹妹交流,虽然费点力,却受益匪浅。谢谢!

一位隐身网友说:“夫妻之间,什么问题都可以化解,不孝敬父母,势必恩断义绝,娘是不可触摸的高压线。高压线打不死的,不是忤逆不孝,就是窝囊废。”这样的人还少吗?都去离婚不乱套了?你不是挑唆离婚吗?

三个朋友与我讨论了同一个话题,我不得不作一番反思了。

本意欲说夫妻应该孝敬老人,而出言不逊,矫枉过正了。体现的是一种小感情、庸俗化的激愤,应该是在幽暗心理状态下的思维,表现了我的内心世界还不够宽阔,即使在“孝”上呈现出了赤子之心,却无法遮掩我的偏狭、阴冷、任性,有失忠厚和善良了。幽暗的心理是人性的弱点,潜藏在心灵深处的某个角落,由于真善美的强大,沉渣无以泛起,在特定的文化背景、特定的个人心理状态下,就会作祟。大文学家苏轼不也曾经看佛印大师是“牛粪”吗?

写博客又拿来公开示众,就有了“传教”的特征,惩恶扬善,劝人为善当是起码的标准。作者的生活态度、精神维度,审美标准,决定了内心是否宽阔。因此,我们写博客要心存敬畏,心存感恩,不断地修炼自己的德性,尽管作品上不了排行榜,至少要保持文字纯洁,成为有营养的文章。

 

三、需要赞美更需要批评

 

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》有这样一个情节:

索妮娅站在玛丽娅家的屋顶上朗诵叶赛宁的诗《母亲的祈祷》时,“街上,一直昏昏沉沉晒太阳的老婆婆突然睁大了眼睛,侧耳倾听着索妮娅的诗句……”

索妮娅朗诵完了,“久久地伫立着。没有人鼓掌,没有人喝彩,姑娘们陷入默默的沉思,辛酸的滋味涌上心头。街上的老婆婆缓缓闭上眼,眼角滴落串串珍珠般的泪。”

小说写的是1942年发生的故事,那时候在我们的国家,街上的老婆婆恐怕没有几个能欣赏诗歌的。

在改革开放之前,会写文章的人,哪怕是单位里的一个小小的“御用文人”,也是很受人尊敬的,作家就更令人仰视了,那可都是天上的文曲星啊,是有神灵附体的。随着教育的普及,会写文章的人越来越多,人们发现写文章并不神秘,粗通文墨就可以写文章。什么是粗通文墨?以前说受过启蒙教育,读了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;现在说初中毕业即可称为“粗通文墨”。诸如我辈中年人,有中等智商的绝大多数也达到了“粗通文墨”,后来人自不待言。继而,有了网络,有了博客,网络文明催生了一个全民写作的时代,中国博客已达3000万。

博客写作,是一种纯粹的个人写作状态,我的博客我作主,发表不需要编辑审查,写作不是为金钱,不是为哪个特定群体。没有任何顾虑,按照自己的审美、思考,写心情写生命写生存,从网上走出了一大批文艺写作的红人。

作家头上的光环顿时暗淡下来。

网上文学博客一族,相互可以直接写评论,为交流提供了极大的方便。有了共识,相互鼓励打气,树立写作的信心;有了好感,发消息加好友,让人感觉玩博客是件十分开心的事。但多数博友的评论属于廉价的赞美,甚至没读博文就给个“拜读”、“欣赏”、“美文”…… 也有的马不停蹄地挨家按门铃,留下“嗯嗯哈哈”之类无关痛痒的“评论”,是为了交换点击量提高人气吗?也有的吞吞吐吐欲言又止,是我们缺少“恕”道吗?

最近我写了个短篇《城市边缘》,做博客一年来第一次获得了珍贵的评论:

海的女儿给我的评论:

……一直都很喜欢这种带有乡土气息的文字。

题目起得相当好——城市边缘。既可以说他们的居住区由于城市的蚕食,在地域上成了城市的边缘,也可以说因为失去土地,使得他们成了游离于城市与乡村的边缘人。

叙述视角的转换不留雕琢的痕迹。故事的展开也及其自然

如果说还要吹毛求疵的话,那就是细微处的语言还可以更好。

比如,“某人的什么的什么”这个结构出现好几次,读时,总想,能否省略一个“的”?

比如,“声音有些淫浪”,淫浪,这个词我很难接受,太贬义了,我觉得只用“浪”就好了。不是有东北民歌唱道,“大姑娘美呀,大姑娘浪,大姑娘走到那青纱帐”吗?可见,“浪”还好,“淫浪“似乎让人想到金瓶梅了。

比如……

哈哈,姑且说之,妄评之处,别介意哈。

我的回复:

谢谢公主!

我会慎重考虑你的意见,作修改。本来照散文写的,写完之后觉着像小说了。哈哈,没大准劲,用散文的语言写小说的有,用小说语言写散文就有点“无耻”了,就姑且定为小说了。没有情节、没有细节,主题的张力也不够。

海的女儿给我的评论:

……有一句偶真没看懂:第一段的第一句”直至压在了高楼下”。什么压在在了高楼下??小城还是楼房?

恕我愚钝哈!

我的回复:

十分惭愧!经老师指点,我认识到了这是一个语法错误。

海的女儿给我的评论:

“已进入腊月,夜越发长了,”----这似乎不太符合科学。

因为一般认为“冬至”时的夜在北半球是最长的,此后白昼渐长,黑夜渐短,好像大部分的冬至都在腊月之前。所以,“进入腊月,夜越发长”的说法,似乎不怎么准确。

附上一段自然科学的解释:

在冬至这一天,太阳刚好直射在南回归线(又称为冬至线)上,因此使得北半球的白天最短,黑夜最长。冬至过后,太阳又慢慢地向北回归线转移,北半球的白昼又慢慢加长,而夜晚渐渐缩短,所以古时有“冬至一阳生”的说法,意思是说从冬至开始,阳气又慢慢的回升。

闲暇一会,就来挑无老师鸡蛋里的骨头,呵呵,别介意哈。

我的回复:

十二分惭愧!我已经历了50个冬至,而且是学地理的,如此低级的错误,毁我一世英名啊。

敬公主一杯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没想到海的女儿能够这样耐心地读评我的拙作,评得我直冒冷汗,于是我也到她的博客“报复”了一下,在她的《感情深,一口闷――淮北VS喝酒》中我的评论:

淮北的汉子们或许活得俗,可是活得真!(《感情深,一口闷――淮北VS喝酒》)

酒席上划拳,手脑并用,有助于训练思维,指头的灵巧运动,则于大脑于五脏好处更多,这说明我们淮北人是在用文化喝酒,何俗之有?

写酒也真难为你了。

博客是一个交流的福地,你把自己的智慧贡献给我,我要永远地记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3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