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随笔〕老伙计马君  

2008-11-15 02:54:14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5年前,我曾经在杂志编辑部做过小编,办公室里四个人,马君是正式的编制,我和王君都是打工的,德高望重的钮老是报社退休的老编辑又返聘的。我和马君是钮老的学生,执师生礼,王君年岁略长,我们称他“老大”。

我们三个都是外向的性格,钮老已是六十有五,花有老根,人有少心,老师人老心不老,每天办公室里都很热闹,虽是文化工作者,却一副放荡于形骸之外的嘴脸。黄段子天天有,我们都喜欢听钮老说传统的段子,即使是熟悉的,一经钮老的口说出来,就好像第一次听到。

马君是在编人员,名正言顺的负责人,上传下达,经费开支,掌握着编辑部的公共资源,比我们有优越感,平时说话声音比我们高而且有锋芒。他是个活跃分子,说话随便,谁都敢调侃。当然在领导面前他也很会伪装,每见他那副一本正经状,我就觉着有点搞笑。他总能把上下关系搞得很协调,每期杂志印刷的过程中,我们就会得到印刷厂厂长的一次宴请,另外校稿、看小样、大样还有“简易”的招待。

人只要做了领导,骨子里就想管人,他不敢领导钮老,在我们面前却有着强烈的领导欲望。一来他比我和王君年轻,二来有钮老在,他多少有点放不开手脚,不好意思摆官架子。他有一篇小说《憨三》,他的话一有官味,我们就故意以调侃的口气称他“憨三”,转移他的思维,也提醒他“少来这一套”。这一招很灵,聪明的马君立即就换了兄弟的身份。

我和马君每天到食堂吃饭,路过一个书摊,书摊上有一本人体艺术摄影,那时候,这种“艺术”画面不是大量出版,也只在马路上的书摊上,价格高,又有诱惑,可以算是镇摊之宝了。摊主很经意地把它摆在最里边,不像杂志报纸随便翻阅,要向摊主打招呼才能给你,好多人想看,不好意思看,也不见有人买。马君比一般的男人更喜欢“艺术”,第一次看到就惊讶地呼出来:

“我的乖乖!”

他很大方地向摊主要了过来,轻轻地翻,慢慢地品,白白的脸上,挂一副近视眼镜,偶尔推一下,表情深沉,目光里没有丝毫邪念,却比平时多了几分书卷气。摊主可能从他专注的神情上,觉着他是个鉴赏家,或许可以买一本,从不拒绝他,并用欣赏的目光望着他。每天都是这样免费翻阅,时间长了,摊主的脸色就有些灰暗起来,不再理睬他。马君也不理睬他,他个子小够不到,就请求我帮忙给他够过来。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,反正又不是我看,塌下眼皮伸直了胳膊正好能够到那本“艺术”。他依旧是一页一页地仔细地翻完,再递到我的手里放回去。

他说,越不情愿让看,我越看。

我们常常去一家小门面的羊肉馆,马君那会没有酒量,每人一瓶啤酒,吃不起羊肉羊排,就点羊肝羊杂碎羊肉汤,也感觉很过瘾。

马君有个幸福的家庭,每提起妻子,总是要把两个人简单的恋爱过程讲一遍:“咱一个掘进工人,人家比咱的个头还高,没想到她对光了,见面就答应了。”他很爱他的妻子,她在郊区一所学校教书,儿子跟着她读小学,娶她好像占了个大便宜,语气里总是带着感激。有一段时间,马君经常提到一个女作者,并竭力推荐她的稿子,到底是什么关系,未考,我判断是“口头革命派”。

我和马君住在一间简陋的铁皮房里,周末回家团圆,平时都是单身汉。他是名副其实的浓缩精品,学习精神令我敬佩,经常工作到夜里45点钟。他擅长写短文章,嬉笑怒骂皆文章,常有意想不到的思考,给人留下不尽的遐想,报纸杂志常能露一小脸。在他的影响下,我也学会了熬夜,跟着马君学会了练短文,也在报纸上火了一把。那段时间我们的确很下功夫,马君的短文满天飞。

后来,我回到矿上去了,不久,钮老也告老还乡了,编辑部就剩下马君和王君两个,后来再到编辑部去,正赶上两个人闹别扭,我就想在中间劝说调停,觉着和马君亲近些,就对他说:在一起是缘分,何必那样呢。

他不屑地说:你走了,你假如不走,咱俩也得克。

他拒绝了我的好意,让我心里震动了一下,一时间竟为我的“莽撞”而哑言了。是啊,兄弟的争执,怎么能当真呢?谁掺乎进来都是不明智的,都是多余的,包括三兄弟中的两个也不需要另一个的饶舌。我在的时候,三个人是要好的兄弟,确乎也争执过别扭过,甚至还很激烈。我离开编辑部,不愉快立即烟消灰灭了。分别的日子里,总是十分地思念兄弟。再后来,杂志停刊了,他们两个也各有了新的岗位,再见面我们依然是亲密的兄弟。

马君在本地“文学票友”(成良兄语)中也算“角”了,在报刊发表小说、杂文、散文500多篇,2004年出版了《马语集》,可他依然是矿工的品格,对人实在而忠厚,身上没有文人的酸臭气,从不故弄玄虚嘿唬老百姓。我欣赏马君的文,更欣赏老弟这个人,大概是因为臭味相投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