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随笔〕愤怒的猫  

2008-11-29 19:19:59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鸡鸭鹅、猪猫狗、马牛羊,是农民生活的一部分,院子里有它们,是一种兴旺的象征,或许有人怕哪个动物,却没人敌视它们。城里人养宠物,以显示爱心,总觉得有点搞笑。

母亲在乡下养了六只猫,不是要当养猫专业户,是猫生猫自我壮大起来的。

在只有一只猫的时候,我很支持母亲养猫,也很喜欢猫,猫机灵、忠诚,躯体柔软、敏捷,人们说行三辈子好才能托生个猫。母亲每天与猫絮絮叨叨,替母亲排遣了许多孤寂的时光。到了六只的时候,我开始厌倦起来,吃饭的时候,猫就在饭桌下噌噌地乱蹿,会为一根骨头突然嘶咬起来,弱者抢不到就“喵哇喵哇”地叫。我讨厌这群坏家伙的捣乱,吃饭前总是用棍子把它们打出去,让它们到门外喵哇去。打“猫”看主人,我也不过是想吓跑它们,以示对母亲养猫的抱怨,凭猫的敏捷,是很难伤害到它的。

母亲说:现在老鼠少了,人家都不愿意养猫,下了仔没人要了,只能自己喂着。

在乡下,家养的猫狗都是送的,想养它们,谁家的猫狗下仔,就去抱一个来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老鼠猖獗,曾发生因汽车轧死老鼠,数百只老鼠趴在公路上堵车的情景。家里有个猫,老鼠便不敢进门,那时猫成了最受“宠”的动物,竟然要花钱买。鼠多猫少,只好买老鼠药,老鼠药药倒了老鼠,猫因吃了死老鼠中毒身亡,村子里几乎没有猫了。后来老鼠渐渐地少了,不再用老鼠药灭鼠,猫的家族也壮大起来,如今老鼠只是零星出现,邻居的猫偶尔串个门,就能让老鼠惊恐万状,人们已不在意养猫了。猫没有老鼠可捉,全靠主人喂养,每天过着优裕的日子,勤利的就到草丛里捉蛤蟆或到河边捉小鱼小虾,弄个鲜物开荤拉谗,懒的每天吃饱了就睡,夏天树下乘凉,冬天墙根下晒太阳。

猫爱清洁,是让人喜欢的一个重要方面,闺房的被窝它也睡得。它捉鼠除害,不作践人,与人为善,不毁坏东西,讲卫生,不污染环境,从不随地大小便,拉屎后会立即用爪子刨土盖上,还用鼻子闻一闻,检查盖好了没有。据说这是猫在被驯养之前,作为狩猎动物,为了防备天敌追踪形成的本能。人们对那些做事马虎潦草的,讽刺为“猫盖屎”,也有歇后语:猫屙屎――盖了。人们见过猫拉屎,却从没人见过猫撒尿,女人骂喝醉的男人“灌猫尿”,恐怕就是感觉酒的奇异力量和神秘效果吧。

金无足赤,“猫”无完“猫”。我最讨厌猫的偷嘴行为,它的鼻子实在是敏感,闻到香味就上,衔过我的卤猪肝,叼过我的活鱼……偷嘴的罪状数不胜数。可恨它的偷并不是因为饿,而是一种游戏。一听厨房有动静,就都偎上来,案前必须设警戒人。一次我在案前警戒时,那只大黑竟然蹭地一下蹿到案上,扒翻了我的一盘酱牛肉!简直无法容忍,我愤怒地大喝一声,随手操起一把铲子就追了出去,在院子里演起了人猫大战,我喊着:“非打死你不可!”

母亲见状,吓得一边制止我,一边催促猫快跑,刷地一声,大黑蹿上了房顶……我累得通身是汗,连根毫毛也没碰到它。

母亲还不停地数落我:猫是家中的一口人,不允许打猫。扒桌子嚷它就行了,你以后可不能这样了。

我余怒未消,根本听不进去,还是愤愤地要和大黑算账。我握着铲子往房顶上瞪眼睛,早已不见它的踪影,突然,发现大黑在不远处的南瓜叶子下缩成一团,两只圆环眼凶光怒射,惊恐中带着仇恨,我拎起铲子悄悄地走过去,对准大黑恶狠狠地拍了下去……嘭地一声,铲子砸在地上,大黑早已轻盈地蹿出去20米开外,其他的猫也噌噌地躲避。

母亲嘴里直念“阿弥陀佛”,夺过我的铲子,好一通骂。

从那以后,我更加恨猫了。我一到家,就大呼小叫地赶猫,不准它们进屋。母亲也帮我赶,还偷偷地叮嘱猫们:等他滚蛋了你们再进来……

前些日子,姐姐接母亲去她家住几天,母亲还专门给猫蒸了馍,让我在家喂猫。我答应了,心里想,报复的机会来了,饿它们几天!

我每天晚上回到家里,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藏得严严实实,听着它们饿得“喵哇喵哇”地哀嚎,看着它们满院子无精打采地晃猫步,别提心里多高兴了。就对它们说:这里已经不管吃了,你们快走吧,走得越远越好,永远别回来。

第三天晚上,天阴沉沉的,进了院门,没听到猫的动静,黑咕隆咚,倒感觉寂静得有些异常。多时才看见两只猫在活动,心想,那四个家伙可能熬不住冻饿,投奔他乡了。一个晚上屋里也没见猫来骚扰,很安静,睡觉前没有再拎着棍子赶猫,一觉睡到天亮。起床的时候,我伸手去床头拿衣服,突然触到了一团柔软冰凉的东西,好像被什么咬了一口,心里咯噔一下,定睛一看,啊!是一团猫屎!

恶心,恐惧,我跳到地上,赶紧去洗手。这时候,我看到了大黑就蹲在床下!两只眼睛瞪得圆溜溜的,射出愤怒的绿光,让我想起了南瓜叶下的圆环眼,突然间,一股神秘的力量绑住了我的灵魂,只觉得浑身嗖嗖地冒寒气,鸡皮疙瘩越长越大,即刻颤抖起来,我不敢与大黑对视……为了一盘卤牛肉,竟然绝路追杀,置大黑于死地,那样失态,那样残忍,大黑当时是多么的绝望,多么的痛苦和委屈……我想学着母亲那样,和大黑说话,向它认罪,请求它的原谅,可我的魂魄已经飞出窍外,不能说出话来,要不是母亲的面子,在我睡着的时候,真的不知大黑还会下什么毒手啊……

作为“万物之灵”的人,面对弱小、卑微的生灵,真的很容易以强凌弱,撕碎它的尊严,剥夺它的生命……家乡有俗谚:小猫小狗再无用,也别伤害它。大自然的造化,小猫与人一样,同样有在这个地球上生存的权利,把它逼上绝路,它也会愤怒,也会以它的方式报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