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随笔〕“慈”鱼  

2008-02-03 22:41:52|  分类: 消逝的文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

  偶得短文《辞鱼》,淮北同城博友伊斯特儿(http://sl2816.blog.163.com/)说不该“与鱼道别”,我们还要靠鱼带来好运”。我细细地想了,淮北说的“ci”鱼,显然是“杀”鱼。人们或许出于“慈悲”,不忍心说“杀”,才委婉地称作“ci”的?于是《辞鱼》改为《“慈”鱼》。谢谢伊斯特儿!(“慈”是形容词,“慈鱼”当属偏正结构,这里形容词“动”用,转换为动宾结构未尝不可。)

 

〔随笔〕“慈”鱼

 

“扁花7块钱斤啦!”老妻从街上买“年货”回来,皱着眉头抱怨。

又吩咐:“把鱼‘ci’了!”转身又去了菜场。

淮北方言,“ci鱼”就是杀鱼。

我把两条扁花鱼从塑料袋里拿出来,在我手里打了个挺,掉到地板上,噫,还活着那,就赶紧丢到了水盆里。见了水,鱼立即摇起尾巴来,搅得水花四溅。望着刀刃的青光,忽然觉着宰鱼是件残忍的事。我并不是佛教徒,上中学的时候,村里一位还俗的和尚大爷劝我:“信佛吧,每天念‘阿弥陀佛’几个字就管了。”我说我吃肉。他告诉我,吃肉也照样信佛,你不杀它就中了。几十年来,这句话多少对我有些影响,有意无意地回避了杀鸡宰鱼,吃的时候,偶尔会蹦出个念想:不是我杀的。母亲杀鸡时,总是念叨一句:“鸡,鸡,你别怪,你是人间一道菜……”鸡临死的时候要扑棱几下,人们常拿鸡来作比:“人说死就死了,人的命还不如个小鸡子禁事呢。”可能是因为鱼生活在水里,不像鸡能打鸣下蛋,与人有亲密的接触,人们对鱼不像鸡那样亲近,活蹦乱跳的鱼,扣住腮就活生生地刮鳞。

我极喜欢鱼,一直把鱼作为我的吉祥物。两三岁的时候,发烧引起了哮喘,父亲是个颇有名望的乡村医生,对自己的儿子却不能手到病除。奶奶就用麻仔叶裹着槽鱼(鲫鱼),在锅底下烧熟了给我吃,也不知吃了多少,居然好了。

好多年前的春节,单位上分鱼,有准备下班才拿走的,就先放到我的办公室里。分到最后,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的鱼,大家想了半天找不到原因。每人10斤,担心水分消耗,只称到98两。为了好搭配,生活科给每个单位配上些扁花鱼,从半斤到两斤不等。那时候市上扁花鱼不多,都觉着是好东西,给谁也不会嫌小。这样分鱼,多出一点是正常的,绝不会少!

我说:我掌的秤,有责任,我的那份不要了。

大家批评我“胡说八道”。

最后我们只好厚着脸皮又到生活科要了10斤,可自己还是觉着怪难为情的。

第二天就有个同事放话,说是我偷了一份鱼。我这个人综合素质不高,可“正派”二字还是能够恒定坚守的,不管大家信不信我是“偷鱼贼”,我还是进行了调查。原来就是那个放话的同事,提前拣了一纸箱子扁花搬到了办公室里。我就构思了一篇小说,得稿费60块钱,按当时的价钱,能换30多斤大鱼呢。呵呵,塞翁失马,安知非福。

这几年单位上不分鱼、肉了,改发过节费了,我还是喜欢买几条大鱼挂家里,觉着顺眼又吉利。淮北风俗,媒人给男孩说媳妇,要给媒人送大鲤鱼感谢,做媒人也叫“吃大鲤鱼”,要给谁说媳妇,就说“我想吃你的大鲤鱼了”。新女婿回门,席间上一道油炸整鱼,不准吃,端上来看看即撤下去,等小夫妻走的时候带回去,说鱼是“长流水”。

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,在我的童年和少年的时候,那时淮北村落稀疏,人少,大河小河,有水就有鱼。夏天里,河里灌满了水,平静的水面上,隐约可见青黑色的鱼脊背,寸把长的小鱼秧子称为麦芒鱼、鱼羔子,成群结队地游来游去,拿个洗菜的柳条筐,一会就撮一大碗,炸酥鱼,熬鱼汤,就是一顿美味。有宽肚皮的槽鱼(鲫鱼)、身子长而窄的白水蹿子、长胡子皮包骨的咯咯爷、鲤鱼等(这些鱼的名称我只能“音译”)。下大雨的时候,墒沟里能逮鱼摸虾,孩子们惊奇:庄稼地里哪来的鱼?大人说,跟着雨飞来的。鱼有顶水走的习性,庄稼地的水往河里流,鱼就顶水进了墒沟。那时候没有“养”鱼的,只有“护”鱼的,深水的池塘或一段河沟,有利于鱼的生长,就扔下去些树杈,让逮鱼的人不敢下网,就是“护”鱼了。护鱼不需要喂,鱼就吃水里有的东西。等到秋后,水浅了,打堰分段,用绳索摽上水桶,两个人对面站着,舀满一桶水,身子向后猛地一撤,登紧绳索将水攉出去,两个人动作协调,利用惯性,身子前仰后合,一桶一桶地攉干了,下去拿鱼,这就是攉鱼。有句常话:河里无鱼市上看。那时候人与鱼“平衡”,撒鱼的每天都有收获,集市上满街的鱼,用现在的话说都是“野生”的。

那年冬天的一个早晨,刮了一夜的北风突然停了,我去上学,村里有个青年扛了扒网去扒鱼,到湖面南头的一个河叉,头一网下去,扑棱棱捞上了几条鲤鱼来,鱼头有火,青年顾不得水凉,脚踩在浅水里,使劲地把扒网往里送,没有多大会,岸边撂了白花花一片。一夜北风,鱼涌到河叉里避风来了。

嘿嘿,就这种鱼7块钱斤!不怨东西贵,现在人太多了,产不够吃的了,淮北的塌陷湖“星罗棋布”, 都是精养鱼塘,大河小河,只要有水,就有人养鱼,撒鱼的人早已没处下网了。鱼饲料加了激素,比粮食还贵,鱼一年就长到三五斤,现在的鱼,还有鱼味吗?可还是不够吃的,还要从微山湖、洪泽湖运过来。7块钱斤还是便宜的呢,要不是这几天气温回升,水面解了冻,恐怕8块也买不来。我估摸着老妻快该回来了,就抓上来一条鱼,还是不忍心活生生地刮鳞开肠破肚,又松到了水盆里,望着有些疲惫的鱼,忽然想起来,好像电视里说的,杀鱼先用刀背拍鱼头,拍晕了再杀。

人们赞赏鱼的聪明,欣赏鱼的美,“鱼是长流水”、“年年有余(鱼)”,“鲤鱼跳龙门”,都是好口彩。淮北人不说杀鱼,或许人们出于“慈悲”,不忍心说“杀”,才委婉地称作“ci”的?想了半天,不能确定“ci鱼“的“ci”是哪个字,有些方言有音无字,也有的字同音不同,把方言写准确了不容易。我洗了手,把词典拿出来,翻了半天,没有找到合适的字来,取让鱼和我“辞别”的含义……于是有了《辞鱼》的标题。淮北同城博友伊斯特儿说不该“与鱼道别”,我们还要靠鱼带来好运”。我细细地想了,便将《辞鱼》改为《“慈”鱼》,表示慈悲的心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1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