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随笔)关于我  

2008-08-04 23:28:30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关于我

 

自己公司的一张报纸介绍自己的“文化人”。

编辑不怕辱没报纸,无弦琴添为“文化人”之列。由老朋友宇宽君给我画像,前天电话采访我,拒绝了不好受,不拒绝更觉不好受,思之再三,还是写了一段《关于我》。

无弦琴,真名杜晓光,大专学历(成人教育),现供职于淮北矿业集团朔里煤矿职教办,忝为淮北市作协会员、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、中国煤矿作协会员。小小说《街雨霏霏》曾在《中国煤炭报》碰一等奖,并辱没《小小说选刊》;小小说《仁义光棍》、散文《感激粮食》碰安徽省报纸副刊文学作品三等奖、二等奖。爬过《人民日报》、《新民晚报》、《安徽日报》、《短篇小说》等。为稻粱谋,在《中国人力资源开发》、《中国培训》等专业杂志发表职工教育官样文章十余万字,参与《朔里煤矿志》、《淮北矿务局志》、《中国煤炭职工教育史》等史志的编写。

我读书的时候,赶上“学制要缩短”,小学5年,中学4年(中学不用考,是推荐),托文革的福,没有考学的压力,没有“寒窗苦”的体验,收获了许多学工、学农的快乐,也为后来考不上大学找到了最有力的借口。工作以后,侥幸考了个成人大专,与众不同的是学“史地专业”,历史属文科,地理属理科,文理兼修了。直到现在我还理直气壮地拿来教育孩子。

中学毕业,怀着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抱负当了农民。因为从小就参加劳动,犁耕耙拉我样样精通,曾经代理过几天生产队队长,因为家人的坚决反对,我失去了一生当中唯一的一次当干部的机会。挖运河,修水库,生产队长给我的评价是:让他装车拉车的慢,让他拉车装车的慢。那时候的我们一代,没有现在的人这样现实,说是“愚忠”也罢,还是很值得怀念的。后来煤矿征了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,不得不放下锄头,当了煤矿工人。矿井掘进炼体魄也炼意志。没想到几篇广播稿成了“敲门砖”,从掘进调入职工教育学校当了教师,一干就是26年。

朋友惊讶,怎么做了26年的教师?

话里包含两层疑虑,一是这么多年咋没换岗位?二是咋没“进步”。没换岗位,正好在我身上体现了“干一行爱一行”的美德,没“进步”是因为德薄才浅综合素质不高。想想林志玲30岁时还是个处女,我做26年教师就没有什么不解的了。

我何尝不想当干部泥?当干部比老百姓挣钱多,还有人拍马屁。干部是什么?是“公仆”,是群众的带头人,非得高素质高品位的才能担得重任。没有金刚钻假如揽了瓷器活,后果不言而喻。我常常为当干部的着急,觉着他们活得比百姓更难更累,在体面的背后也有许多无奈。曾经有一位朋友没有经过我的允许,自作主张为我跑了一回“干部”,当然没有成功,人们无疑认为是我“不自量力”了。这件事一直让我十分痛心,总觉着在我们的交情上蒙上了几分庸俗,以至逐渐地减少了交往。有时候“好心”也会让人尴尬,甚至会受到伤害。

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文革爆发,我父亲当时在公社医院任院长,这个全国最小的官也被打倒了,上班或批斗会上都要背毛主席语录,父亲每天晚上练,我就帮着看本提字。三年级“粗通文墨”了,父亲被派往最偏远的两个大队办合作医疗,还享受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安徽日报》两张报纸,每天中午他睡在床上,让我读给他听,包括报纸的名称一字不漏。运动来了还替他誊写检查抄大字报,感谢父亲让我的作文成绩一直是“优”。后来挖河修水库的时候,晚上又给老少爷们读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。当了煤矿工人又写广播稿,好像文字与我总能狭路相逢。

我的智商仅在中人,与文字成为冤家,是个痛苦的事情,它极能折磨人,一篇广播稿、一篇工作总结,甚至一个便函,都能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。我心里清楚,舞文弄墨不是我的智力能达到的,可生性做事较真,不怕耽误工夫,常常夜以继日地憋弄。所以见了文字不由得就顿生敬畏,对文字到了几近虔诚的地步,视文字和文学家为神圣,从不敢亵渎。青年时期,没有多少书读,很崇拜鲁迅,有崇拜不为错,错就错在不知天高地厚地模仿“痛打落水狗”的笔法,偷偷地投稿,多年以后,侥幸在一家报纸的杂文专栏跑了两回龙套,看似热闹,其实一篇屁样的文字不知多少天才憋得出,终因智慧不够,难以继续。

我深信韩石山先生的话:“写作是一种智慧的较量。”

可是文字又像鲜花和妓女一样诱惑,明知不能,还是贼心不死,明知误人,还要苦苦地挣扎,前后相望,老死不能改悟,徒落得自怨自愧。常有朋友拿“稿费”调侃,总觉着受了羞辱,写作少不了纸笔墨电费的投入,若以投入产出比计,绝对的亏损,我写字就像农民做生意从不计较劳动力的成本。有时候文字也安慰人,偶得心意文字,复遇气类相感者,名利又岂足道哉?

我平生有三大奢侈:不年不节吃水饺;善良友爱的同事;死心塌地的朋友。与朋友交乃人生一大快事,朋友就不感到孤独我常想,如果没有朋友,那将是怎样的寂寞?朋友在一起,我属于给个梯子就上脸的那号人,极其浪费语言,嘴上不留把门的,话不留余地,淮北话说“直肠子驴”。遇到争论,十分顽固,就像打乒乓球,总想一板子把人打死,常常会让人尴尬,我也常常悔恨。我认为能向他倾诉,他能够不厌倦,这就是朋友了。

朋友之外,我则喜欢一个人独处,安安静静。怕走亲戚,怕开会,怕逛街。坐会议室的板凳感到焦虑,走亲戚感到局促,在喧嚣的闹市上穿行,会有种莫名的恐惧袭来,不觉得就加快了脚步,巴望着快速逃离,不到逼不得已从不上街。逢场作戏的情景,违心的话,应酬的繁文缛节,总让我感到为难,每每苦思冥想,欲说说不出来,欲做做不像样,总是表现得极其节约语言,给人呆若木鸡的形象,不是自卑不是自闭,是不适应那样的生态。我喜欢单独作业的工作,独立地完成一件事情,不劳驾他人,自由发挥,不受旁物掣肘。看电影听戏喜欢坐在最后排,没有别人眼睛刺背感到心里踏实,自己还可以刺别人的背,寻找快乐的事。

我的生活十分单调,吃饭上班,两点一线,几乎没有什么业余爱好。是个资深烟民,常有家人和朋友提醒“吸烟没有好处”。对香烟的损益我还不知?深恶痛绝,却又一日也离不了它。有瘾就有戒,一戒就反悔,没有囊气,奈何!只好自我解嘲:不就这一个爱好吗?人家戒烟还可以打麻将上舞厅进洗头洗脚房,我戒了烟就一个爱好也没有了。自己不戒,就看不起那些“背叛”者,为了节省俩铜板,对自己都那么残忍。有人发警快语:“抽过烟又戒烟的男人――不能嫁。理由是对自己都那么残忍,对别人肯定好不到哪里去。” 又可拿它赖个理儿,万一老妻把我踹了,谁还敢再嫁给我呀?

我的经历十分简单,就像每天早晨的那盆洗脸水,没有波澜,一眼看到底。要说心中还有憾事,就是被文字所误多多,按时下的“短板论”,文字恋成了我人生的一块“短板”。如今眼也花了,牙也晃动了,脚步也慢了,记忆力也减退了,人与激情具老了,就是彻悟了,也无法加长了。然而,把快乐和悲伤诉诸文字,既可消磨时间,又解忧释怀。悖论吗?时下流行语:痛并快乐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98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