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消逝的文明〕骂大街  

2008-10-31 22:14:43|  分类: 消逝的文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闲适、安静的村庄。

早晨家家户户的开门声,伴着树上小鸟的叽叽喳喳开始了一天的生活,猪听到主人的动静,焦躁地哼哼着不安份地在圈里打转,从鸡圈里蹿出来的鸡使劲地扑棱着翅膀。中午下蛋的母鸡得意地“咯咯”鸣唱,吃饱了的驴仰起脖子昂昂地嘶鸣,换豆腐的拉长了声音的喊叫,换香油的有节奏的敲响梆子,有生人进村时的狗叫……太阳落了,从地里回来的男人聚在村头啦呱,孩子们在月光下玩成了风圈,女人做好饭,站在门口高声地喊他们回家吃饭。夜里的村庄死一样的寂静,偶尔有夜猫子掠过树梢,翅膀呼哧呼哧地煽动,会惊得屋里人支起耳朵,鸡圈里的鸡一阵骚动。看家狗们闻到异样的动静,会忠诚地捍卫主人的家院,奋力地汪汪紧叫起来,一只狗叫,霎时给全村的狗传递了信息,都汪汪地狂叫起来,直到主人警惕地开了门,大声地咳嗽着,带上狗戒备地把家前院后巡视一遍,狗才渐渐停歇下来,主人坚信狗看到了盗贼,蹲下来亲昵地抚摸它几下。司晨的雄鸡每天准时的亮起嗓门……

乡村的声音,是天籁之声。

一个醉汉,东倒西歪,兴奋异常,狂妄无比,光着脊梁趿拉着鞋,摇摇晃晃,庄东头奔到庄西头,指手画脚,骂骂咧咧。看似骂张三,却又让人觉着谁也没骂到;说是骂空,却又让人觉着谁都骂到了。若有哪个看不惯,出来管教,他的“假想敌”便有了具体目标:“我提名提姓骂你了吗?你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吗!”若自以为与他有交情上前制止,他算找到“知音”了,穷年论辈子的事叙说不完,多是他如何能耐,不惧强人,不畏权势,为谁打过抱不平,对何人有恩等。时而拍胸大骂,时而张臂大笑,时而抱头痛哭,直缠得你焦躁不安入地无门。给人的感觉就是,这人脾气暴,不是好欺负的。

遇到这种场面时,满街人驻足观看,却无人惊慌。他骂得虚无,说得荒唐,没有一句负责任的话,即便有人感到“话中有话”,却又不让你抓到证据,谁也不愿意在街上拾骂。只要没人顶撞他,他窜上两个来回,也就自然疲软收兵了。人们管这种愚昧鄙陋的行为称之为“骂大街”。多半是与某人积怨,而又自知理亏,不敢在桌面上理论,为报复人家,便喝两盅盖盖脸,似醉非醉,装疯卖傻,骂官骂盗,借题发挥。

晚上鸡上宿时,妇女发现少了一只鸡,就怀疑是哪些人逮去了,当天晚上围着庄子吆喝:

“都听着――我家的黄老草鸡跑谁家去了,你吱声!还给我的!不是你家的鸡,要是昧下,明个晚黑我非得骂你!”

第二天晚上,仍不见那只鸡上圈,就要开骂了:

“谁吃了我的鸡,让你长疔长瘊……”往往是指桑骂槐,心里有目标,可没证没据,不能明说,只好骂大街。有会骂人的,一连能骂上多少天,伤人的毒咒,一串一串的,新鲜生动,四六成句,有韵有辙,骂得两嘴角子沫沫淌,累得喉鲁声哑。有时候骂得露鼻子露眼,明白人一听就知道对着谁去的,平时有偷鸡摸狗拔蒜苗的坏习惯的,就觉着脸热起来,为了表白自己,故意敞开了大门,迎着骂鸡的附和:狠骂!人家的鸡上错圈了,不是自家的怎么能给昧下了?孬种啊!

一位长者调侃骂鸡的女人说:偷鸡的是孬种,骂贼的是蒲种(愚蠢)。

小鸡未必就是被谁偷吃了,也可能被狗、黄狼子作损了。人们背后还是有了话题,对那些平时手不干净的无赖议论一番,某某什么时候偷谁的囊瓜(南瓜),拎谁的油瓶,他的上辈子又做过什么坏事,有影无影,演绎着故事,谈论着做人的标准。

那些肯骂人的,屁大点事,红口白牙嚼血沫子,人们鄙视这种丑陋行为,敬而远之,不沾他,不惹他,这种人往往都很孤立。在今天的文明社会里,人们文化道德素养提高了,种田讲科学,办事讲原则,纠纷讲法制,邻里以德为美,和睦相处,骂大街的丑陋行为已成陈迹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9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