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原创小说〕奎子救我一命  

2009-02-16 20:12:35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明天我就要回家准备结婚了。工友们见了就和我打趣:

洞房里悠着点,细皮嫩肉的新媳妇,可不是掘进头干活……

你师傅可教你怎么采白煤吗?哈哈。

嗨,这小子就会违章,没打点就走过钩了!

尽管他们的话很粗俗,我一点也不觉着厌恶,倒是隐隐约约从中明白了些娶媳妇的“常识”。我表面上装作很平静的样子,心里却一直处在亢奋中。

我们掘进六队正在做风巷,5槽煤,顶板稳定,放了炮,迎头像刀切似的,刮板机一开,三棚窑的煤半小时内出光,几乎不用动手镐就把棚子架上了,条件好,干活也不觉着累,每天可以提前一个小时上窑。

今天正赶上夜班,同宿舍的奎子说:“明天就走了,你还下井吗?”

“下,反正又累不着。早上会儿窑,及早就到家了。”

奎子顿了一下说:“也是的,结婚要用钱,就再下一个井吧。”

出勤15个人,到了迎头,班长说:今天人多,这边留10个人,干三棚窑,5个人去533工作面,干两棚窑,可以提前两个小时上窑,至少还能看半场欧洲杯。

大家都被班长说得兴奋起来,我心里更是千恩万谢。班里的“五虎上将”自愿报名,由副班长带着去了533工作面。到了533,很快就准备完毕,我和放炮员陈坤分在迎头架棚。从第一炮响过,刮板机就开动起来,炮烟还没有散尽,我和陈坤就冲到了迎头,顶板平整得像一块钢板、齐刷刷的煤壁像新砌的墙,我看了一下线,发现我站的洞子左帮顶板差了一个肩窝。我心里立马着急起来:四两生铁动动炉,还得再打眼放炮,至少又延误半小时,我没有吭声,求助地望着副班长……副班长进行一番敲帮问顶,仔细观察了顶板之后,果断地说:“顶板太好了,糊个炮球,没问题!”

谁都清楚糊炮球属于严重违章,工友们没有一个反对的,我暗暗地高兴。

陈坤赶紧掰了一小截炸药,插上雷管,做了一个炮球,用红泥糊在左帮的肩窝处,大家撤到安全的位置,陈坤拧了炮机,迎头传来一声夏天里的炸雷,我迫不及待地再冲到迎头,呵,忍不住大声地朝副班长喊:干净利索,正好!

这时候,在后面开刮板机的奎子走上来对我说:“你去开刮板机吧,我架棚。”

我脸也没转:“去去去,两棚窑一个小时搞定!”

奎子是我的哥们,两个人就像亲兄弟一样,无论生活上还是工作上,都相互关照,在食堂里吃饭饭店里喝酒,从不分彼此。有一次我上中班,不知道他老婆来了,上窑回到宿舍,他看我累了,竟然没有对我说他床上还睡个女人,就三个人睡在一个房间里了。天亮起来我训他:找个房间睡觉是很容易的事情,你怎么能这样!

他憨笑着说:“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又不是和你嫂子两个人,有我,还有什么说不清吗?个狗屁不懂的毛蛋,不知道老嫂比母吗。”

听奎子这样一说,想想我又觉着好笑起来:“你真够哥们!就不怕我夜里上错了床?”

“哼,我小心着呢,一夜都搂得紧紧的。”

“怪不得帐子关得那么严,哈哈,奎子,真出了啥事你可就怪不得我了啊。”

我和奎子的交情就是这样的,奎子要我去开刮板机,我不仅不感激他,反而生他的气了,不就是两棚窑吗?还能累着我?你嗲啦个啥呀?想着就不愿意理他,弯下腰就去挖腿窝,真心真意不领他这个廉价的“情”。谁知他比我还犟,一把将我拉出来,夺去了我的铲子。一见他这样,我更犟起来,还是坚决地要进去。他看没办法了,索性蹲下来,伸出一只胳膊死死地扒住我的双腿,就是不让我往里进。就在我们拉扯的时候,突然意外发生了,矸石哗啦啦堕落下来,就在我刚才挖腿窝的地方,从糊炮球处掉下的一块矸石足足有500斤重!我吓得汗毛都立起来了,我和右帮的陈坤急忙转身向外冲,一块狗头矸从陈坤的安全帽上滑到背上……

跑了几步,就听到奎子大叫起来,我的脚没有了!

奎子当时是蹲着的,矸石瞬间落下,他没有转身的时间……他的叫声让我的心颤抖了一下,脚步沉重地再也迈不动了,腿一软身子倒了下去。这时候迎头的矸石已停止坠落,我回头朝迎头爬过去,煤尘飞扬,雾蒙蒙的一片,影影绰绰看到奎子仰卧着,两只手乱抓,像个孩子似的还在大喊大叫,我把他搂在怀里,发现他一只脚上的中靴空空荡荡地摇晃着,我心里一凉,完了,脚……我拽他的中靴时,忽然摸到中靴的底子没有了,中靴脱掉,才看见脚是完整的,只是大拇脚指和二拇脚指间砸了个洞,在不停地流血,我的心稍稍镇静下来:“奎子,别拍,你的脚好好的……”奎子是个很节省的人,下井穿的中靴都是旧的,补了又补,橡胶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,刚才矸石压住的刹那间,一定是情急中拽掉了底子,他以为是脚了……

我把脖子上的毛巾扯下来撕开,大家简单地给奎子包扎了伤口,我背着,一个工友扶着,离开了工作面。

我把奎子背到医院,给我的未婚妻打了电话,她立即赶到了矿上。奎子在医院住了四十多天,都是我的未婚妻给他做饭吃。虽然算不上重伤,床下我却一直背着他,一步也没让他沾过地。直到出院那天,我依然坚持把他背上车。奎子用自己的血救我一命,我却在紧急关头转身而去,真的让我愧疚终身呀。从那以后,只要看到违章的,耳畔就会响起那一声夏天里的炸雷,心里总是五味杂陈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