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小说〕水莲的心思  

2010-01-10 23:55:41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吃了腊八饭,虽说还在四九里,依然是天寒地冻的景象,而太阳却温暖了许多,风也不是那么刺骨了,大地已有阳气涌动的感觉,人们在家里猫了一个冬天,都面带笑容地走了出来。水莲娘双手抱着抓钩子出来,人们迷茫地望着她,她好像让人猜谜一般,只顾哈哈大笑。她快步走到粪堆前,咚咚地扒粪堆表层的冰坨子,人们才忽然附和着她笑起来。

水莲赶紧端着铁锨过来帮忙:“娘,这么早就捣粪?”

娘说:“一冬啥都不干,闲得难受。不要你插手,我自己随便弄多少。”

水莲丢下铁锨,笑咯咯地说:“那我赶集去了?”

“去吧去吧!”

水莲找到她堂嫂,两个人一起赶集去。过了腊八,人们就着手预备年货,赶了南集赶北集,买吃的买用的,平时多么节俭的人,年节也要铺张。水莲望着一路上拖拖不断的人,惊喜地说:“赶集的真多。”

“如今的日子,天也不像从前那么冷了,人也有钱了,集越来越小了。呵呵……”堂嫂说话的声音很大,并没有看着水莲,而是扫视着前面层叠的后脑壳。前面的人都转过脸来,用微笑附和她。水莲的脸微微泛红,觉着自己刚才的话,很没有见识,就故意慢了一步,离堂嫂远一点。她没想到有一双眼睛,也跟着离开了堂嫂,像团火一样,直直地烧在她的脸上,她心里颤了一下,悄悄地往堂嫂背后缩,想躲开那团火。没想刚从堂嫂的肩上抬起头来,又遇到了那团火,她的脸立即烧成了炉膛。一辆三轮车突突地开过去,在行人往路两边挤让中,那团火也消失在人群里,水莲狠狠地瞪着司机的后背……

街上的摊位比平时多了几倍,本来就拥挤的大街,硬是从中间加了一道摊位,多是食品服装挂历等等的“年货”。水莲想买几个小挂件,新年里装饰一下自己的闺房,遛了几家商店,走了所有的摊位,也没有一件中意的。堂嫂向她推荐,她连看都不看,就心不在焉地摇头摆手,眼睛前后左右地看拥挤的人头,堂嫂迷惘地瞪着她,狡黠地问:“水莲,你要找人吗?”

水莲羞得不敢看堂嫂:嫂子胡说啥的!

“谈了没有?”堂嫂呵呵地笑,没等水莲回答,接着说道,“也该谈了,现在反过来了,女孩子没有男孩子好找对象。”

水莲娇嗔地拍了堂嫂一下,使劲推着堂嫂往前走。堂嫂看着自己满篮子的年货说:“你今个白跑一趟,什么也没买。”水莲说:“玩呗。我爸爸矿上年年发鱼肉,不大要买啥。”回去的路上,挎着篮子的,背着口袋的,都是歪歪拽拽,满载而归。大家兴奋地唠着闲话:

“过年、过年,就是过钱,人来客往,花钱流水似的。”

“嗨,啥时候吃不一样?非得过年海吃。”

“现在的生活,天天像过年似的。”

水莲回到家里,心里塞满了乱蓬蓬的草,做什么都不安心,眼前总是闪现出那团火,他有二十三岁吧?一米八也许多一点?大额头,眼睛那么亮,嘴巴方方的,鼻子直直的。这么冷的天,还穿夹克外套,真壮,要是我早冻死了……那双眼睛,多帅,噢,可是,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,也许是个小流氓呢!别想这个人了,随便他是哪个!

下午,水莲帮娘把粪堆陡了起来,眼神迷茫地看着村头,那条通往集上的水泥路冷冷清清,稀拉拉的几个人,偶尔有摩托车、三轮车开过去,还就真有一个穿夹克的小伙子,她揉揉眼睛,感觉个头比他矮了许多,轮廓小了一圈。

堂嫂来了,水莲抱着堂嫂的胳膊进了屋。

“水莲,嫂子问你,今个在集上可是有人等你?”

“没有!什么都没有!”

“是不是看上哪个帅哥了?给嫂子说,我去给你做媒。”

“是不是想让我撕你的嘴?”

“好好,今个就咱姊妹俩背后说句话,我想给你介绍一个,俺娘家一个远房弟弟,中专毕业,在镇上的工厂里做车工,一月挣两千,家里就一个独子,我打包票长的帅气!”堂嫂突然严肃起来,“关键是男孩的品行好,我才给你介绍的。”

水莲微笑着,一副不在意的模样,而堂嫂的每一句话她都听得十分仔细。忽然问了一句:“他有多高?”

“至少也有一米七五。”

水莲的眼皮塌了下来:“不是。”

“什么不是,嫂子绝不会瞒你。”

“不,不是,我是说,现在我还不想找。”

“别不好意思,我等会就给婶子说,下集就见个面看看,说不准有缘呢。”

“我不。”

堂嫂真的给水莲娘说了,水莲娘高兴地说:“她嫂子,我信你,水莲都二十二了,也该找婆家了。”

娘给水莲说了,水莲提出来过了年再说。娘向水莲的堂嫂囬了话,就这么说定了。

矿上忙,水莲的爸爸直到腊月二十才把化肥买来,他到年节都没有歇班了,娘只好带着水莲到麦地去撒化肥。水莲家连边的地里,有个妇女在给麦苗打药,水莲娘认出来是杨家庄的,她专门给人家的庄稼打药,年年都来,一亩地能挣十块钱,夏秋两季几乎每天都有活干。可这大冬天的,地里没虫没草,怎么就打药?她觉着有点蹊跷,就打个招呼:“大嫂,谁家的地,这时候打什么药?”

“打除草剂呢,大妹子,你不知道,头年打除草剂可好了,过了年草芽都不发,俺杨家庄去年就这样打了。这是王老三的地,他姐是杨家庄的,听说了,就让我来了。”

“噢,真新鲜,我还是头一回听说呢。”

两个女人索性坐在化肥袋子上歇了,她们从夏天到现在几个月没见面了,亲热不够,说头年里打除草剂的新发现,说今年的收成,说家长里短。

大嫂说:“俺家开了个油坊,这几天榨油的排队,要不就让儿子来了。”

水莲娘说:“家里还开油坊啊,日子过得真好。”

“哪里哪里,能吃上饭就是了。”大嫂虽这样说,脸上却挂着满足的笑容,“哎,大妹子,我托你一件事,看看你们庄上有没有合适的,给俺说个儿媳妇吧。”

水莲娘心里咯噔一下,不由地转脸看了看水莲,爽快地答应下来:“管,我想着就是了。”

这时候水莲走过来,大嫂惊喜地问:“你闺女吗?”

“是的。水莲——叫大娘。”

水莲羞答答地喊了声大娘。

大嫂底一眼上一眼地打量着水莲,嘴里啧啧有声,轻轻地站起来,走到水莲面前,怜惜地说:“哎呀,这闺女长的,咋这么俊啊,真让人心疼。”

水莲羞涩地低下头,小声地说:“看大娘说的……”她匆忙地舀了一盆化肥,转身走了。她边撒化肥边抬头看天,天空雾茫茫的,风丝儿没有,黄橙橙的太阳,慵懒地照着,大腊月咋就像阳春三月,她用全身体会着娘说“温雪”,想像着即将来临的一场大雪,不觉得心里有些失望起来,雪能下几天?年前还能赶集吗?

大嫂目送水莲撒着化肥走远了,回过头对水莲娘说:“大妹子,我有句话,不怕你生气,非得给你说不中——”

“看你,怎么外气了。有话就说吧。”

“大妹子,你家闺女真好,又漂亮,又温柔,说话声音还好听,一看就是有规矩的好孩子。咱们做亲家咋样?”没等水莲娘答话,就接着说,“俺儿子高中毕业,二十三岁,要人有人,要个头有个头,聪明能干,长这么大连句脏话也没有说过,大妹子,两个孩子真是一对呀!”

水莲娘笑眯眯地望着大嫂,没有立即表态。

大嫂着急了:“大妹子,你要不信我的,就去打听王老三的姐,俺庄上要有一个说俺儿子不好的,今个的话算我白说。”

水莲娘的脸马上严肃起来:“大嫂,儿子找媳妇,和闺女找婆家一样,都巴结着找个好人家。你想想,万一找个不三不四的,爹娘还不一辈子跟着操心?”

“是的。儿子不找对像吧,我着急,一说找对像吧,我又害怕。真的摊到那样的,唉,想都不敢想……”

“咱姊妹熟悉,知根知底,都是老实人,既然你这样提了,好吧,我答应你,就找个时间,让两个孩子见见再说,你看咋样?”

“好好,大妹子。今日今宝,今日就好!我这就给儿子打电话!”大嫂说着就掏出了手机。

水莲娘沉吟了一会,微笑着说:“也中,我去给闺女说说。不过,你先不要给儿子说明了,就说让他来接你。”

“中中中。”

两个女人一个去了地东头找闺女,一个去了地西头打手机。

不多时,一辆红色的面包车,停在地头上。小伙子一边下车一边抱怨:“娘,你真是的,这么冷,又出来干什么活的?”他看到水莲、水莲娘,有些不好意思,就用微笑打了个招呼。他的眼神刚刚飘过水莲的眼睛,又飞快地回去,马上他就感觉到自己注目女孩的失礼,低下头瞅自己的脚尖。水莲遇到那双眼睛时,手里的瓷盆当的一声掉落到地上,啊,就是那团火,这怎么可能?一股暖流从她心里涌遍全身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3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