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小说]五代同堂(二)  

2010-03-02 22:09:41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3

 

淑娴突然蹦到跟前,爸妈又惊又喜,妈妈“啊”地一声,像弹簧一样跳起来,冲上去紧紧地抱住淑娴,悲酸地喊了句“闺女……”,淑娴哽咽着叫了声“妈妈……”,就趴在妈妈肩上抽泣起来。妈妈早已是放大悲声,哭得全身颤抖起来,无力地拍着淑娴的肩背:“到家了,到家了。”好久才拥着淑娴坐到沙发上。

杨清河的心情好像经历了一次过山车,当他听岳父说淑娴没回家时,魂都吓飞了。见了淑娴,又心疼,又愧疚,淑娴,你为什么不回家?这几天你在哪儿?是怎么度过的?他这才知道自己对妻子是多么的牵挂。母女相见的场面,好比钢针扎进他的心里,看着岳母对淑娴的怜爱,他的心情又产生了一次颠簸,母鸡也知道爱孩子,可你的表达方式也太矫情了吧?你对淑娴的爱,是真的,却是自私的,根本不是为了她的幸福,而是一种“东风压倒西风”的心态,是有意做给我看的。用行为艺术,夸大我和淑娴之间的“问题”,无非是为了寻找奚落我的理由,你就别再耍这点小伎俩了,结婚前我就领教过了。告诉你,我没有欺负你闺女,我对淑娴的爱,是真心实意的,不存在任何功利目的,这次发生的不快,是偶然,是我们两个的事,我没有想伤害任何人,只要你不参与,我们会很快和好起来。杨清河什么也不顾了,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,坐正了身子,把和淑娴闹别扭的经过,当时自己的真实想法,淑娴的不可理喻,一五一十平静地告诉了岳父岳母,只等着他们的痛骂。淑娴几次使眼色阻止他,他根本不理睬。

淑娴搂着妈妈的脖子,娇嗔地说:“妈妈,我是有意气他的。你那么疼他,大年节的,我不带女婿来,是怕你担心,才给你说谎的。”又转脸望着丈夫道:“我就知道,他撑不过初二,一定会来的。这几天我就住在同学那儿,一点委屈也没有。”妻子没有像他想像的那样,添油加醋,落井下石,和岳母一起夹攻他,反而替他说话,向妈妈传递“和平”信息,平息岳母的肝火,说明她不愿意让丈夫难堪,他想,有妻子的保护,事情也许不会太糟糕。这时他心里有些后悔起来,感觉刚才的话说重了,抬眼向妻子投去了温柔的一瞥,表示对她的感激。

岳母用白眼珠瞅了女婿一眼,立即就转过脸去,看着女儿,眼神里充满了忧郁,她慢慢地抹去腮边的泪痕,深深地叹了口气,再次望着女婿时,眼神真的就温和起来,深情地说:“你们这样处理事情,虽然方法不对,可你们都是孝顺的孩子,以后做事不能这样简单、任性。”她沉思了一会,又说:“父母并不要求你们做什么,只要你们过得好,平平安安,我们就放心了。”

岳父轻轻地拍拍女婿的肩膀,点了点头。

岳母的话像电流一样,让清河的心激灵了一下,忽然感觉岳母就是他的亲妈,鼻子一酸,眼眶里噙满了泪水,瞬间里,发生了想去拥抱岳母的冲动,渴望也像淑娴一样,趴在妈妈的怀里痛哭一场……他在心里发誓,往后再也不让淑娴受委屈了。

妈妈亲昵地嗔怪道:“真是两个傻孩子。”

爸爸笑着说:“好了,都过去了。现在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们,我的诗集就要出版了。”

一对年轻人兴奋起来,女婿说:“我们赞助了。”

爸爸拿出诗稿给他们看:“哈哈,赞助出书?让我的诗贬值啊?这次是市文联掏钱,出版一本教师诗文选编,我有三首古体诗入选。”

妈妈撇撇嘴:“文联掏钱就不贬值了?”

“性质不一样,毕竟是官方的嘛。”爸爸争辩道。

“嘘,你不过是沾点光。”妈妈嘴里贬低爸爸,眼神里却溢着情意。

爸爸微笑着溜进厨房去了,淑娴和清河像尾巴一样跟进来。爸爸一边炒菜,一边不耐其烦地向他们传授技艺:“炒鱼片,放葱、姜、红椒,还要放青椒、胡椒、鲜辣粉,知道为什么吗?”他停下来卖个关子,才给了答案:“红椒是干辣,青椒是鲜辣,胡椒是香辣,鲜辣粉是提味的。红烧鱼呢?一定要多放葱姜,才能祛除腥味,一斤鱼要三两姜。”

“爸爸,你可以开个烹饪培训班了。”淑娴向爸爸撒娇。

“这只是常识,也只能培训你。”爸爸一直为女婿的厨艺而得意,望着女婿说,“清河是门里出身,找到清河是你的福分。”

一家人欢欢乐乐地吃了团圆饭,爸爸微醺了,十分严肃地说:“你们现在就囬淮北,到家替我们向曾祖父爷爷奶奶父母问好,过罢年我们去拜访亲家。”下午正好有车来接妈妈参加慰问活动,妈妈让司机送他们,爸爸给亲家带上了好酒好烟,山珍海味。

他们在小镇住了一天,根本没有机会解释前头的那段“插曲”,不停地给长辈鞠躬拜年,本族的侄南阁女小辈们,也给大城城市来的婶子或奶奶拜年,压岁红包从淑娴手里出出进进,虽说感觉累,可心里觉着热乎乎的,要不是做了小镇的媳妇,她永远也不会享受像演戏似的年味。小镇风俗,当年过门的新媳妇,过年的时候,族中长辈要设宴席请去吃饭,族中年轻的媳妇和未出阁的姐妹作陪,家族大的,要许多日子才能吃过来。族中有人在大城市,连亲戚邻居都感到体面,去年春节来去匆匆,大家没能如愿,就希望今年能补上这个礼仪。清河的父母难以推却,就在家里摆了两桌酒席,一并答谢了。

 

4

 

他们回到公司,那段不快的“插曲”,很快就被夫妻的甜蜜生活化解了。淑娴的肚子越来越大,不得不在家休息,娘婆二家的问候电话,接二连三。妈妈像个营养学家,不断地改进着孕妇的食谱。婆婆像个妇科大夫,不停地嘱咐起居注意事项,还特别提醒,是你老爷爷这么说的。每天絮絮叨叨的接电话,淑娴笑自己成为俗婆了,可是,三天接不到家里的电话,反而寂寞起来。丈夫问她,一个人在家可寂寞?她说:“电话不仅帮我解闷,还拉近了与亲人的关系。”

初夏的一个早晨,太阳刚刚出山的时刻,杨家的第五代孙,哇哇地叫着来了。

公婆急匆匆赶火车前来伺侯月子,除一张十万元的银行卡,作为对杨家功臣的奖励外,还带来了老老爷爷的旨谕,杨家的玄孙,取名“杨潭龙”。孩子还在娘肚子里时,他们已经给孩子起了九十九个名字,全被“杨潭龙”代替了。

杨家的功臣,睡在医院里,婆婆端吃端喝,悉心照顾。可一见了杨清河,不是挑剔饭菜,就是让丈夫扶她翻身,百般地向丈夫撒娇,掩饰她内心的激动。尽管杨清河对小毛头充满了期待和想像,当父子相见的那一刻,面对毛茸茸红灿灿的儿子,倒一时不知所措了。他惊讶地发现,淑娴搂着小毛头喂奶,给小毛头换尿布,絮絮叨叨地交谈,是那样的天性自然,不觉地就一切都依赖了妻子,百依百顺。儿子的每一个动作,都让他对身体产生一个幻觉,每一声啼哭,好像都是从他嘴里发出的。看着儿子吃奶或大哭,不觉得就难为情起来,好像病房里的人都在盯着他看。在单位上,整日里魂不守舍,小毛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,像孙悟空的一根毫毛的变化,身外有了另一个自己,有时候他会突然表现得像个婴儿,莫名其妙地发出一个声音,匪夷所思地做出一个动作。以前他和营销部的关系总是不谐调,营销部向他提出策划的建议,他就不客气地指责营销部能力有问题。有了儿子之后,再与营销部打交道时,总是彬彬有礼,帮助他们调查分析问题,制定培训计划,过了头的亲近,让见多识广的营销人员也感到拿不住了。

淑娴感觉儿子的名字带个“龙”字,“望子成龙”的期待太直露了,不够含蓄,缺少韵味,这样会让孩子从小就背上“成龙”的包袱,会给孩子造成压力感,影响他的快乐,束缚他的自由。她对丈夫说:“咱的孩子不追求‘成龙’……”

丈夫看出她想做什么,一脸的肃穆:“杨家第五代的第一个成员,老老爷爷给起的名字,不能更改。”

“第一个成员?你打算要几个?”

“嘿嘿,两个不违反政策吧?”

“你自己生去吧。”

杨潭龙满月的时候,淑娴的妈妈离岗休息,也来做了志愿者。三个人围着杨潭龙转,淑娴除去喂奶,其余的几乎插不上手。公公想回家为杨潭龙办个满月酒席,大家都反对,说孩子这么小,不能回去。最后商定,办百天宴,父亲先回家筹备。

在小镇上,爷爷的饭店“杨家酒楼”,是数一数二的,镇政府迎来送往,有面子有身份的招待朋友,都在这儿。“杨家酒楼”为玄孙办百天宴,张灯结彩,停业一天。清河的娘几天前就给本族的人送喜面条、红鸡蛋。尽管大家早已知道杨家得了孙子,已经恭喜3个月了,还是重复着“恭喜”。父亲让儿子去向岳父家报喜,清河说:“还去吗?”父亲说:“这是礼节,得去。以前要用红布包袱皮(儿)提着红鸡蛋,是男孩就装本书,是女孩就装朵花,人家一见便知是男孩女孩。现在虽不讲究那些了,报喜还是得去的。”

百天宴那天,小镇的人都来杨家看热闹。清河的父亲把香烟盒拆开,放在垫了红纸的馍盘子里,一圈一圈地散烟。送喜面最大的看点是姥姥家的“盒子”,杨家的儿子娶的是城里的媳妇,一致认为,城里人不会摆盒子的,人们越发觉得神秘,究竟城里人是怎样送喜面的?在娘家人还没到时,大家就议论起来,年轻人笑呵呵地对清河的爷爷说:“城里根本不兴这一套,再说他们上哪儿赁盒子去?”平时年轻人说新鲜,老年人傻眼,遇到红白喜事的时候,老年人才有表现的机会,吆五喝六指使年轻人做这做那,卖弄“知识”。清河的爷爷说:“以前,盒子分层装上白面、小米、大米、鸡蛋、红糖,还要搁上压盒子礼,盒子上头披挂着布料、小孩衣物,花花绿绿五颜六色,由两个舅舅抬着,也有觅人抬的。嘿嘿,现在连农村也简化了,城市哪还有这样土的?”旁边一个说:“还有个童谣:大舅二舅抬盒子,绊倒拾个屎橛子,大舅说,吃了吧,二舅说,扳了吧。”又一个老年人接道:“等盒子到了门口,女婿出门迎接,用剪子尖把盒子盖撬开,能使孩子早说话。娘家人坐定以后,把婴儿抱出来见面,舅、妗子、姨给孩子掏见面礼,礼金都很重,即便家境差的,也要壮脸,不能让人家瞧不起娘家人。”老年人津津乐道,是想教年轻人“知识”,年轻人却一脸的不屑,哈哈大笑起来。

中午,娘家人来了,开了一辆崭新的帕萨特,车停下,女婿就上前开门,岳父岳母下了车,将车钥匙交给了女婿。人们都瞪大了眼睛,惊讶地嚷嚷着,娘家没有摆盒子,送给外孙一辆小轿车!就有懂行的说:这是xxxx帕萨特,30万。这个头号新闻,瞬间传遍了小镇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2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