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高研班记事〔四〕  

2012-01-11 22:28:12|  分类: 随笔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“文人相聚怎么能没有酒!”

韩旭东的发飙,引爆了副院长许春樵:没有酒怎么能行!每天晚上都要喝!

接下来每天都有美酒相伴,韩旭东成了我们4号别墅的头领。韩旭东脸庞瘦削,皮肤黝黑,线条硬朗,目光聪慧中带着几分狡黠。他写中长篇小说,关注当下农民的生存,以农民作家自居,其实他是个带着铜臭的农民作家,宿州市有他的商铺和物业。从农民到商人,他的精神游走于城乡之间,身上既有农村传统文化的气息,又有城市现代文明的光芒。

韩旭东不拘小节、情感丰富,不受世俗的束缚,爱恨情愁挂在脸上。和他在一起,有种随性的快意,仿佛行走在阳光普照的原野里,会被感染得热烈开朗,单纯善良起来。他是个放荡形骸的性情中人。

晚上斛筹交错之后,他似乎未能尽兴,回到别墅,又提议出去找酒馆。不是他多么的爱酒,他说:三五个人推杯更有情趣。就像居住繁华喧嚣的城市,又想往温馨安宁的乡村。我们出了别墅,听到同学们在歌房飙歌,不觉得想起“别人唱歌要钱,你唱歌要命”的那句话,我们很刻薄地评论着他们的歌唱,忽然对面树林里传来女人的放声高歌,一个人影走过来,到跟前见是潘老师,她以为我们去歌房,就说快进去吧。因为我们不参加集体活动,也没好意思说出去找酒。溜到大门口问了门卫师傅,知道西去1公里外有个小村子,是最近的去处,出了水滨庄园的大门,发现阵容不见了。

韩旭东说,我们好酒,阵容好色……

男人在一起总少不了这样的攻击,男人们就是这样虚伪,自己心痒痒企望着的甘愿接受的“缺点”,投射到别人身上,然后以讽刺别人的方式愉悦自己。被攻击的人,就像一个作家希望别人评论自己的作品,即便是粉饰也甘愿担个虚名。今天韩旭东以好色攻击阵容,则很容易让大家与昨晚的事联想起来,昨晚潘老师率几位美女来别墅看望我们,王巍即兴朗诵了潘老师的散文诗《北方驿站》,潘老师谈到安徽的文学的不尽如人意,阵容突然拍着韩旭东的肩膀说:“这人都能签约,也难怪安徽小说落后,看来安徽真的没人了。”这样的调侃,并无恶意,却总没有花心之类的虚名让人受用,可能韩旭东心中还有些许芥蒂吧。

细雨蒙蒙的夜晚,几个怀有文学梦的老中青男人,酒气醺醺,豪情万丈,指点江山,幻想天下,沿着一条水泥小道,踏出嚓嚓的水声,以九万里风鹏正举的气势,走进了寂静的村庄,村头有个挑着灯泡的院墙大门,挂着“慈云村”的牌子。黑咕隆咚的村街,有一处冷冷清清的超市还亮着灯火,正打着盹的老板娘见了我们,面露些许惊讶,知道了我们的来意后,说酒馆早已关门了,就殷勤地给我们推荐她的酒和下酒菜,有皮蛋、五香豆干、花生米……我们让她在外面摆一张小方桌,无拘无束,举杯畅饮,“菜”虽然就是几个敞开的塑料袋,因“谈笑有鸿儒”,并不显穷酸相。岁次辛卯年十一月初七日,时值初冬,细雨如丝,夜如垂幕,冷风袭人,并不刺骨,在慈云村人的熟睡中,韩旭东、陈朝曙、李孝兵、杜晓光四人,云里雾里又喝了2斤半。

韩旭东酒后自爆喜欢女人和酒,说有女人和酒才能写出好作品。

阵容羡慕地说:我20多年就搂老婆一个,而且两年前就分床了……

大家都笑阵容:你有病!

阵容从容地道:怎么治疗?

韩旭东立马给他开了方子:换女人!

这样的方子,大家齐声叫绝。

阵容追问韩旭东有多少情人,韩旭东答非所问,自豪地赞美起妻子的漂亮来,漂亮的妻子给了他写小说的激情,爱情成了他的小说最丰富的营养。

阵容叹口气说:假如我贪到你那么漂亮的老婆,我也能写出好小说……

韩旭东被咬了一口,斜视着阵容,撇着嘴角说:你真粗俗,怎么能张嘴就是我×你女人!一点都不幽默,哪还像个文人说话!

这段妙语替代性表达了男人压抑着的意念,立即获得了大家的共鸣,两个人紧掐,我们在感到快意的同时,幸灾乐祸地群起而和之。

阵容吃了闷棍,反讥韩旭东的那个动词太直露,就谈到自己小说里阜阳方言的委婉表达:“两个人把门关上,到床上‘咣当’去了……”及时地转移了大家的视线,打住了起哄。

我们不解:“咣当”是象声词,而且是金属声,男人和女人的碰撞怎么会发出“哐当”的声响呢?这用法不准确。

阵容极力维护阜阳方言,大家也不争辩,落个嘴上的快感,“咣当”成了4号别墅的暗语。酒桌上端起酒杯不分男女都要“咣当”有声,有女生来4号别墅,交谈中,端起茶杯也强行给人家“咣当”一下,找女生聊天也说“咣当”去了。

“咣当”的含义从男人和女人情感的交流迅速地演变成公共的“思想交流”了。

后来的联欢会上,李孝兵执笔创作了一首赞美女生的三句半,韩旭东敲击着两个铁质的酒盒子表演半句的角色,他全部的台词就那一句——“咣当”。所有的人都被“咣当”得大笑,而他们的笑仅仅为一个莫名其妙的象声词而发,只有4号别墅的兄弟们才真正的“乐其乐”。

每天晚上酒后都要再去慈云村,李孝兵还带着我们夜游包河。第三天晚上我不得不在家吃健胃消食片了,缺席。他们回来后,韩旭东从兜里掏出一瓶2两半装的小酒递给我:闷了它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