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月饼的记忆  

2015-09-15 16:23:47|  分类: 随笔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儿子提了一袋月饼回来。还不如喝喜酒拎回两包喜糖的景气,至少小孙子还去拣了吃。距中秋节还有半个月,月饼早已上市了,商家年年翻新花样,变异品种,月饼基因已所剩无几,吉祥团圆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它的食用价值。中秋节绝对少不了月饼,又没人吃,很多家庭只是摆一下,求个“团圆”的吉利话儿。儿子兜了一圈,见没有人稀罕,就说:是朋友送的——他家自己做的,香油的。

哦,我心里砰地响了一声,自己做的香油的,这是传统月饼,一下子勾出我的馋虫来。还有人愿意搭功夫做这种本色月饼,也是难得保留了古风的家庭,本色月饼香油调馅,青红丝、花生仁、冰糖总是少不了的……外壳有软硬,馅有干湿,干的又甜又酥,湿的清香爽口。后来月饼也和瓜果菜蔬禽蛋肉一样,不断地随着时代在变异,馅料更丰富了,模样更精美了,却总觉得它的味道怪怪的,说甜不甜,说咸不咸。我喜欢甜食,记忆中从未讨厌过月饼,这些年来也不再稀罕了。当然也不全在月饼走了味,如今日子天天有美味,吃嘛都挑剔,在先前物质贫乏的年月,月饼是上等的点心,中秋节晚上才能分得一块,吃月饼简直是一种宗教仪式,吃一次回味一年,谁会讨厌?读初中的时候,村子里有个独生子,成绩不佳,他娘常常让我去给他一起做功课,他家日子过得殷实,中秋节过后,每次去,他娘就给一个月饼,差不多能给到寒假,真不知道他家咋那么多的月饼。在吃糠咽菜的年代,肚子里没有本钱,也不懂得糖能加速脂肪的转化,原本也没多少内容可转化。现在虽说人人乐道月饼的吉祥团圆,而担心吃甜食发胖,没有人贪吃了,尤其是女人。

中秋节是一个团圆的节日,在外头奔波的人,舟马车船往家赶,乡情亲情友情,故乡故土故人充斥情怀。本族中有个哥哥在工程处工作,那年赴云南建井,中秋节不能回家,给嫂子寄来了礼物,方方正正的一个纸包,捆扎的结结实实,连邮递员也感到好奇,就怂恿我嫂子拆开来看看。嫂子一层一层地揭开包装纸,原来是一块圆圆的月饼。那时候顶好的月饼也不过2毛钱一块,嫂子捧着这块走了三千里的月饼,泪花盈盈。寄托着两人情思的月饼,在村子里一时传为佳话,嫂子骄傲了许多年。

中秋节探望问候长辈亲戚,礼仪与春节一样豪华严肃,但人们并不在乎礼物的轻重,我小的时候,拎两包月饼走亲戚并不觉着寒酸,临走时长辈总有一句客套:拿啥不拿啥来了就好。后来礼物逐渐重起来,送礼几成节日的负担,有求人办事或企望得到额外利益的,更有难言的送礼饥荒。前些年那价值一辆轿车的黄金月饼、宝石月饼被谁收藏,想来并不费解。风成于上,俗化于下,“楚王好细腰,国人多饿死。”贵人要吃尊贵,商家就无所不用其极,有的商家为了标新立异,甚至把月饼做成了方的,真是没有文化了。近几年不见了天价月饼,显然是反腐的结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