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 

我的想娘歌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几个老人(淫)网上和诗(乱打油)

2017-9-11 17:17:10 阅读7 评论1 112017/09 Sept11

在今日头条溜达,看到半个闲人日薄西山作诗一首,
网友跟着乱打油,虽然有“下流”之嫌,倒也不失情致,我也跟着乱打油了

半个闲人日薄西山
脚翘比头高,在家看头条。
刚过天命年,不愁油和盐。
独守老家宅,晚上缺两奶。

作者  | 2017-9-11 17:17:10 | 阅读(7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乱打油

2017-9-9 10:18:26 阅读10 评论0 92017/09 Sept9

乱打油


(一)

老妻不识杯中浆,唠唠叨叨恨断肠;

有朝一日忌黄汤,验明正身送法场。

作者  | 2017-9-9 10:18:26 | 阅读(1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为什么老人会成万人厌

2017-7-27 16:22:21 阅读22 评论1 272017/07 July27

山东临沂一“暴走团”占据主路内侧车道行走,一辆出租车从后方撞入人群,致12伤。网上有人责问:老人抢广场,抢公交,抢地铁,现在又要抢公路,一起又一起的涉老事件,为什么评论区里都是一边倒的批判老人?难道现在的老人真的那么不堪?每每看到侮辱老年人的文字,我便有种揪心的痛感,五千年华夏文明,经济总量世界第二的国家,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如此恶劣的诅咒老年人呢?我也曾写过反驳的文字,而面对铺天盖地、非置老年人于死地而后快的文章,总觉得绝望而孤独,无力对抗。

作者  | 2017-7-27 16:22:21 | 阅读(22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被践踏了十年的美德

2017-7-16 6:49:23 阅读32 评论1 162017/07 July16

“是老年人变坏了,还是坏人变老了”——这是一个伪命题,显然是不怀好意的误导,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,无论你选择哪一面都是这枚硬币本身,得到的结果是一样的:“老年人坏”。 这句话已经在社会上流传很久了,它的始作俑者应该是当年的“彭宇案”,“彭宇案”当时的轰动效应太过猛烈,网络、报刊、电视包括央视主流媒体,都不遗余力地大做文章,社会学家、心理学家、道德家,甚至演员歌星,都纷纷发表高见,火上浇油。由于人们对“彭宇案”的广泛关注,一些极端的观点粗暴地践踏了美好的传统道德,使“彭宇案”意想不到的成了中国道德的转折点。

作者  | 2017-7-16 6:49:23 | 阅读(32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淮北方言——邀

2016-5-16 12:03:42 阅读87 评论2 162016/05 May16


把河里的鸭子回家。书面语则是“把河里的鸭子回家”。书面语中已很少使用“”字,在淮北乡下还这样说,觉着比“赶”准确而且更传神。

”是拦阻的意思。顺势而为,不需大张声势大动干戈,稍加驱吓,不至于大惊奔突。有占据主动,胁迫、约束,“出其不意”的意味。近读荀悦【字仲豫,东汉颍川颖阴(今河南许昌)人】的一则寓言《赶鸡》:

作者  | 2016-5-16 12:03:42 | 阅读(87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活着

2016-5-10 15:15:25 阅读104 评论4 102016/05 May10


朋友问:人为什么活着?

这个1+1=?的问题让我嗤鼻,觉着太简单了,而真要回答时,又感到“其志”难言,自审虽然不能附于达人,诸如原则、负责、敬业、忠诚等还是有良善目标的,至少能拒绝鄙陋。而要道出“活着之道”,则又千头万绪,顿生歧路亡羊的迷茫。我活了快60年了,每时每刻一呼一吸都在践行“活着之道”,一直以为自己“不糊涂”,却答不上来了。不觉心惕惕然,汗浃脊背。

作者  | 2016-5-10 15:15:25 | 阅读(104) |评论(4) | 阅读全文>>

童蒙

2016-5-8 11:12:10 阅读65 评论2 82016/05 May8


要卖爷爷的胡子

嘉树傍在爷爷身上耍超人,被胡茬扎疼了小脸,目瞪如椒,怨愤地对着爷爷,忽然举起手来大声喊:“谁买胡子!”

 

告状

作者  | 2016-5-8 11:12:10 | 阅读(65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淮北一杰——书法家李士杰

2016-5-6 13:53:25 阅读72 评论1 62016/05 May6

 

李士杰,涡阳人,工书法擅音律研读周易,多才多艺,书名尤胜。

先生少年时锋芒已现,习书小成,复倾心音律,二胡竹笛口琴唢呐凡民间所传乐器,皆有涉猎,曾担纲文工团

作者  | 2016-5-6 13:53:25 | 阅读(72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文人炒股

2016-4-7 15:01:37 阅读120 评论2 72016/04 Apr7


    族中小子大婚,往贺。见堂弟文新,近期《阳光》刊其中篇小说,适为之贺。面有喜色,而甚谦卑。继而道:稿费可怜,无意作小说矣。余以目责之。文新喜色可掬:“股市赚钱甚易,吾半年来可称小赚。”余早年尝探水股市,铩羽逃离。不忍文新蹈前辙,历数风险以警之。文新颇不以为然,大有入市恨晚情状。不解余当年何以败绩,似有不屑,又不敢违兄长,伪而问曰:兄入市早,不会不赚吧?余哂笑曰:股市不兑现入袋,玩的皆是纸。未几复见,文新悔恨不已,云某股票被套,前所赚皆赔罄也。余为之惋惜,其心不甘:吾固不该被套,只迟一天出货,犹豫复犹豫,损亏益大。股票能造富翁,亦能使赤贫;文学不能致富,亦不易陷贫。二者固然无可比,而文新

作者  | 2016-4-7 15:01:37 | 阅读(120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读《聊斋》札记——"天罚"的快意

2016-3-24 14:46:06 阅读54 评论0 242016/03 Mar24


《骂鸭》说某人偷了邻翁的鸭子,烹食后,身生鸭毛,疼痛不已,有人托梦给他:须得失者骂才能好。偏这老头不骂人,偷儿向老头诈言:鸭子是某某偷的,为警诫他,你该骂。老头不应,偷儿无奈何,只好说实话。老头方骂。

读这则寓言故事,不觉粲然一笑。

先前,庄上妇人沿街骂

作者  | 2016-3-24 14:46:06 | 阅读(5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让孩子自由地奇思幻想

2016-3-23 18:29:29 阅读62 评论0 232016/03 Mar23


让孩子自由地奇思幻想 - 无弦琴 - 无弦琴

儿子和孙子  


作者  | 2016-3-23 18:29:29 | 阅读(6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读《聊斋》札记——知足常乐乎?

2016-3-19 17:16:01 阅读56 评论2 192016/03 Mar19

 

“知足常乐,贪多则忧。”

作者  | 2016-3-19 17:16:01 | 阅读(56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倒胃口的棉睡衣

2016-3-17 20:40:53 阅读59 评论6 172016/03 Mar17


睡衣虽是卧室里的装束,从面料到款式颜色都越来越讲究,不仅舒适方便有利于健康,还要展现性感等等。怎样穿睡衣,无需饶舌。女人穿着睡衣上街,据说是上海女人的原创。大都市创制规矩礼仪,像淮北这样的四线城市,惟有邯郸学步。早些年偶尔有一二女人穿睡衣上街,还被人当作风情女人的某种韵味,引得异性目光冒火鼻孔窜血。近两年“睡衣逛街”不仅成了女人的“时尚”,连男人也模仿起来。四季睡衣,棉睡衣最可恶,花花绿绿,臃肿松弛,肉腥熏蒸,粗俗不堪。整个冬天里,大街上棉裤棉袄陡然增加了,骑电动车送孩子上学,上街买菜,挤公交车,超市购物,男男女女,无处不见。假如说女人穿睡衣逛街还可以用“不检点”来指责一下,而男人穿着睡衣招摇过市简直就是无耻了。

作者  | 2016-3-17 20:40:53 | 阅读(59) |评论(6) | 阅读全文>>

“砖家”自拍

2016-3-15 18:19:57 阅读55 评论0 152016/03 Mar15


马世界的《马语二集》附录余《老伙计马世界》短文,文后括弧小注"杜晓光,作家、民俗文化专家"。一笑之余,渐觉脊背刺挠,世界于书中如此称谓,于余虽不称身,亦非口齿谐谑耳。余不敢亵渎老弟大作,姑且以“谑而不虐”自宽慰。很多年前,巧遇本埠一记者,友人相与作曹丘,彼乃恍然道:“哦,写民俗的。”初受不虞之誉,惊惧赧汗。审视当世,泛称“专家”几成民俗矣,谁复当真?

家母略有古风,恒述旧事老礼,譬喻立人处世,曩时不甚解,尔后历尝世事,颇得点悟,于某些人事甚至有豁然大悟之感。民风民俗,源深流长,来踪去迹,历历可辨,细细咀嚼,敬畏惊心。遂生兴趣,属意搜集,闻则命笔,渐成文稿若

作者  | 2016-3-15 18:19:57 | 阅读(5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高看“一鱼眼”

2016-3-10 16:22:18 阅读60 评论0 102016/03 Mar10


一位老者说,一家人在饭店吃饭,红烧鱼上来时,儿子把鱼眼挑出来给我吃,气死我了!见谁家吃鱼眼的!儿子反而说是什么礼仪,高看我一眼!滚吧,这样孝顺我,明明是坑爹嘛,还当什么烂规矩,真没见过。

“高看一眼”的“规矩”我也见过,多是有领导在的席面上,还真没见过儿子对老子“高看一鱼眼”的。这个儿子大概是常陪领导吃饭,习惯了。这个礼仪好像也不算久远,兴起也不过十年二十年的事。不知是何人的灵光一闪,被那些有慧根的接着了,总是抢着把鱼眼挑出来送到领导嘴里,肉麻地说:高看领导一眼。遇到这样的场面,这个礼仪总令我困惑,“死鱼眼”隔年的绿豆似的,白多黑少,干硬如柴,不浸油盐,味同嚼蜡,且牙齿不易穿透,不小心还会垫的牙神经不痛快,何贵之有?一如那位老者言,“见谁家吃鱼眼的”。文学作品里倒有借其丑陋,描写鼓凸起眼睛泄恨的神情——“翻着死鱼眼”。躺在鱼盘里的鱼,无论蒸煮炖烧,都是“平视”的了,看谁都是一般高,何曾高看了谁?让领导先动箸,爱吃哪吃哪,就是尊重了,非得强迫领导吃下鱼眼,领导若不看在你“高看”的忠心上,恐怕要尖叫起“非礼”来了。将献鱼眼“延伸”为高看,牵强造作,谀辞

作者  | 2016-3-10 16:22:18 | 阅读(6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有道博客搜索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安徽省 淮北市 射手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黑而瘦 老而皱 微不卑 穷不陋
 
近期心愿当个打工仔
E-Mail slkdxg@163.com
移动电话13731855658
邮政编码235054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历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归档

 
 
数据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志分类

 
 
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热门日志

 
 
数据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