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弦琴

淮北杜晓光:做人要厚道 写文章要有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〔小说接龙片段〕理想(之五)  

2011-07-02 16:03:39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本文是在言为心声博客里玩小说接龙游戏写的 

 

魏东辰坐在臭子的轿车里,简单地说了自己的状况,眨眼的功夫就找到了小懒。他打开车门,没急于下车,伸出头朝小懒招手:“喂,喂,喂!”

小懒听到熟悉的声音,赶忙四下里张望,连男人的影子也没找到,兀自嘟囔着:见鬼了咋的,这会子他不会来……

魏东辰下了车,咧着大嘴奔小懒走过来:“熊娘们,眼长腚沟子去了?”

要说这块地这会儿最涨眼的,就是臭子的那部轿车了,小懒哪敢想男人会在那王八盖子里,连周围人的眼睛也是异样的,小懒惊讶地问:“谁?”

“你娘,连男人也不认的了?真是的你!”

“我是问你那车是谁?干啥的?你咋在里头?”

这时候臭子也跟过来了,魏东辰朝他喊:“臭子,这是你嫂子小懒!”

“嫂子好年轻好好漂亮呀。”臭子嬉皮笑脸地耵着小懒,说话夹着南方腔调。

小懒不好意思地转过头来,眼睛茫然地望着男人。

“这是臭子,俺俩光腚滑一起长大的。”魏东辰满脸的喜庆,“现在发啦,当大老板拉,在深圳承包工程呢。”他的声音很大,显然是想让周围的人都知道,他有一个有钱的朋友,提醒他们以后对小懒也客气点。

小懒心里直想笑,咋叫这名?

魏东辰继续大声使唤小懒:“今个不拉活了,去买半个烤鸭和一块猪蹄胖,快点回家,晚上俺兄弟俩好好喝两杯!”

臭子赶紧接道:“不要了,晚上我请客,嫂子和侄子都去,到金满楼。”

那些拉脚的修鞋的都朝小懒微笑着,一个说:小懒也去金满楼开洋荤了,县长级别呀!

臭子和魏东辰先去了金满楼,小姐上茶,臭子点菜,小姐问:现在上菜吗?

魏东辰忙说:“不慌,书记和他妈还没来呢。”

小姐不知道今个来的是哪方神圣,赶紧续茶、开空调,小心翼翼地伺候着。你当这书记是谁?魏东辰的儿子小名叫书记。

小懒拉着书记进了金满楼,大堂的小姐挡住问:“你们干啥的?”

小懒指着儿子说:“他是书记。”

小姐愣了一下,才恍然大悟,捂着嘴笑:“哦,这就是书记呀,二楼,香雪海厅。”这是臭子故意捉弄小姐的,刚才臭子告诉小姐:后头还有个书记马上就到。

两个男人喝白酒,小懒喝红酒,书记喝饮料。一桌子的菜肴,让小懒眼花缭乱,慢说海参鱿鱼认不全,连普普通通的芹菜、萝卜,咋都成了玉似了,亲娘来,还能这样子做菜!

臭子说他在深圳包路包桥,一张嘴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的。

 “兄弟,你一定在深圳买大房子了!”魏东辰的眼睛都直了,他转过脸看看小懒,“啧啧,你媳妇还不天天躺在床上吃苹果,你看小懒跟着我……”

“媳妇是个大学生,去年才毕业,马上要生孩子了。”

“哦,你这么晚才结婚呀?俺书记都13拉。”魏东辰有点惊讶,“来,书记,给你叔端一杯酒。”书记捧了一杯酒递上,臭子掏了一张50的票子。书记看看爹瞅瞅娘,不敢伸手。两个大人一见这么大的票子,也是忙不迭地摆手。臭子就站起来塞进书记的裤兜里。

“嘿嘿,我的大孩子也9岁了……到深圳第二年,找了个打工妹……后来又给一个当地的县长的闺女……直到去年才遇到现在的这个沫沫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魏东辰听得一惊一乍的,理不出个头绪来,看着小懒,“你看看,这个臭子,唉……”

“嗨,男人嘛,有钱就有一切。”臭子话一出口,觉着失言,冲着小懒哈哈大笑起来,“我从小就不成器,浪荡贯了,我铁蛋哥绝对是个好人。”说着赶紧给小懒斟酒夹菜。

两个男人说的话,小懒都仔仔细细地听着,除去臭子劝她喝酒,给臭子说了话,其余的什么也不多说,只是陪着笑。

魏东辰给臭子斟酒,臭子推说开车,不愿意多饮,就赶忙给他点烟、续茶,不知不觉魏东辰已八两酒下肚。

出了金满楼,臭子开车回老家了。临别的时候,魏东辰脸上堆满了羡慕:“兄弟,我到你那儿出憨力还行,给你扫地也行,你手指缝漏两个也够我花的了。”

“咱们是兄弟,放心地来吧。”

马路上的路灯真亮,和白天一样。魏东辰脱光了膀子说:“娘的,晚上了还这么热!”

小懒说:“从空调下刚出来,一会就好了。我也感觉浑身都在啪啪地炸痱子。”她提起短衫煽了几下肚皮,看看儿子也是一脸的汗水,就给书记五毛钱,让他去买了一支雪糕。书记懂事地把兜里的50块钱拿出来,递给了妈妈。

马路上来来往往的女人,穿的袒胸露臂,魏东辰笑着说:“你看,晚上压马路多滋,就像在刘五录像厅看黄色录像,嘻嘻……”

啪,小懒在他背上拍了一巴掌:“我问你,你想去臭子那儿吗?”

“那儿能挣钱——”

“那儿还有不要脸的女人呢!”小懒沉思了一会说:“你可是工程公司的正式工呀,再说了,俺叔也会不高兴的……”

魏东辰叹了口气:“叔那儿是没法交代,他肯定要骂我,可是,咱这样下去,还不是穷一辈子?”

“唉,你真的想去,我不拦你,叔那儿我去说吧。”

“唉,事情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啊。”

“你以后挣了钱,大款了,可不要把俺娘俩扔了!”小懒的脸贴在他的肩膀上嘻嘻地笑,“我总觉着臭子那人不可靠……”

魏东辰没理她,自言自语地说:“到底去不去呢,正式工丢了怪可惜的,万一那边不行了,就没有退路了……在这儿混着,退休了好歹还有一份养老金……”

“养老金算个啥,看看人家臭子,找个女大学生……”

“胡说什么,我挣了钱就给你们买大房子!”

他们刚到家门口,呼地一阵狂风袭来,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落下来。

俩口子在床上继续讨论着臭子、深圳、挣钱、买房子,久久睡不着,外头雷声大作,雨越下越大,他一把搂过小懒,小懒不从,他说“哎,你说怪不怪?今晚喝这么多酒,咋就像没喝酒似的?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